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意
    公路马拉松赛场上,出现了惊险的一幕。

     完全无防备的职业选手袁敏正朝着终点奔跑,而他身后,突然从人群中钻进赛道,携带武器的男子已经掏出枪,拉开&枪栓,抬手……

     此时,白玉堂和洛天还离那杀手有一段距离,眼看着对方就要扣动扳机,已经来不及了……

     监控室里的夏天和马欣都下意识地一闭眼。

     然而……众人并没有等来那惊心动魄的“嘭”一声枪响,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摩托车马达的轰鸣声。

     展昭和白驰对视了一眼,就见一辆黑色的摩托从人群后方驶了出来,摩托车上两个人都是黑色皮衣黑头盔……

     只见那辆摩托一侧偏,从防护栏下驶进了赛道。

     白玉堂对那辆摩托车打了个手势。

     摩托车驶过杀手身边的时候一个急刹车,猛地一拐弯停住。

     杀手被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摩托车吓了一跳,握着枪的手还来不及收回,被摩托车后座那人伸手一把卸了枪。

     只见那人熟练地一拽枪栓,嘁哩喀喳几下……一把枪被卸成了零件,弹&夹也飞了出来。

     那杀手愣住的同时,身后白玉堂和洛天已经到了。

     洛天拿出手铐铐住了他。

     白玉堂伸手,接过那黑衣人递过来的手&枪零部件。

     两个黑衣人摘掉头盔,露出的是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丁家双胞胎。

     展昭和白驰长出一口气。

     小夏天摸下巴,哎呀……白大哥家的双胞胎果然不是只会吃喝玩乐。

     大丁小丁摘了头盔还抱怨呢。

     “你们知道这马拉松赛是白氏赞助的不?”

     “大哥的霉运已经从纵向发展到横向了!”

     “就是啊,都不办宴会了,支持个马拉松还有人行凶来的。”

     “猫儿。”白玉堂问展昭,“还有一个呢?”

     展昭和白驰此时都为难,那个杀手应该就是那位持有狙&击&枪的……他不在摄像镜头之内,要怎么找到?

     这时,就听白玉堂说,“既然目标一个杀手也一个,那移除不了杀手就移除目标吧!”

     众人都一愣。

     正在车里的马汉和赵虎对视了一眼——咋个意思?

     白玉堂将那个要被押进警车的杀手背上的号码牌扯了下来,让洛天帮自己别上。

     展昭和白驰睁大了眼睛,身后赵爵乐了,“喔!拼速度啊?”

     赵爵话说完,白玉堂那边号码牌也别完了,白玉堂追着那位冠军就全速跑出去了。

     吕晓兰和辰思都惊骇,“这样追?”

     “能追上么?”白驰担心,“对方是职业运动员哦!”

     “能的。”展昭边点头,边通过对讲机告诉车里的马汉和赵虎,“你俩赶紧跟上!”

     马汉和赵虎让那个开车的警员紧跟白玉堂。

     众人就看着白队长一路追啊……没一会儿就追上袁铭了。

     “还真的追上了!”辰思觉得不可思议。

     吕晓兰冷静分析,“毕竟他是半途跑,袁铭跑了一路了……”

     吕晓兰话没说完,众人都看了她一眼,蒋平问,“你确定?”

     吕晓兰想了想,的确不对……白玉堂也是一路从起点跑到这儿还半道抓了好多人。再看他,几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在跑马拉松,好可怕的体能!

     “队长追上了!”那边,传来了马汉的声音。

     “等玉堂把距离拉开,你俩就把袁铭劫走塞进警车里!”展昭边说,边让蒋平通知各个摄像直播机位,跟紧白玉堂别管其他人,切掉袁铭的画面,之后就说他身体不适退出比赛了。

     “还要拉开距离?”辰思和吕晓兰惊呼,“袁铭可是职业选手……”

     公孙捧着杯子呼噜噜一口,“我们白队长也是职业的。”

     辰思和吕晓兰回头,“白队长也是职业运动员?”

     “是职业抓贼的。”公孙推了推眼镜。

     “距离真的拉开了!”马欣喊了起来。

     就见袁铭一路被撂下……距离越拉越远,看得出他在努力追,动作都变形了……

     众人默默同情一下这位职业选手,想象着此刻他内心的阴影面积。

     等摄像机一挪开,赵虎和马汉就将袁铭拽进了警车。

     展昭低头思考……

     根据之前的推测,这本是一起随机选择目标的袭&击案&件,可现在突然变成了有目标的暗杀……那如果将目标移除,会不会又变回之前的无目标随机袭&击案&件呢?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么白玉堂就从猎人,变成了猎物,他接下来的处境会极度危险。

     展昭让蒋平找出了最后一个杀手的资料,试图通过他的经历来分析一下他的性格。分析的结果让展昭觉得很不乐观。在众多杀手之中,将他定为最后一位是有道理的,此人除了对枪&械有了解之外,还有极强的表现欲。对现实生活的无法适应和对暴力的崇拜,让他极适合成为这最后一位杀手,他一定会选择跑在最前面的人开&枪,制造最大的轰动。

     “玉堂,别跑了。”展昭道,“赶紧离开那里。”

     出乎意料的是,白玉堂虽然没进行过心理分析,但对那个杀手的判断却和展昭差不多,他回了一句,“总有人会跑到第一个来。”

     展昭皱眉,果然,白玉堂早有打算——与其让业余的人来称为袭&击目标,不如让他来,杀手躲在暗处总是个隐患,只要他开第一枪,就能知道他的位置!

     白驰紧张,难道要避开远处放过来的冷枪?

     赵爵也凑了过来,盯着屏幕看了起来。

     展昭看着站到自己身旁的赵爵,问,“你知道最后一个杀手在哪里?”

     赵爵微微地挑了一下眉头,笑着看展昭。

     展昭皱眉——笑屁!

     赵爵摇了摇头,“你竟然会主动向我求助?你一定很爱你家小老虎。”

     展昭磨牙。

     赵爵眯起眼睛,若有所思端详着屏幕,“难道……这才是g的真正目的?”

     “你说什么?”展昭因为全部注意力都在屏幕上,没听太清楚,转过脸看赵爵。

     就在这个时候,只听到耳机里传来不轻不重的“啪”一声。

     展昭就觉得心一蹦,赶紧看屏幕……屏幕上白玉堂不见了。

     “玉堂呢?”展昭慌了。

     “队长刚才停了一下……”蒋平道。

     “没打中!”白驰激动,“哥停一下的时候脚边冒烟了我看到的!”

     同时,对讲机那边传来了白玉堂的声音,“在中间那幢大楼楼顶!”白玉堂应该是对车里的马汉和赵虎说的。

     展昭拍蒋平。

     蒋平通知警方正巡逻的直升机赶往那座大楼。

     白驰选出了绕过那座大楼的路线。

     吕晓兰和辰思通知主办方更改路线,让后边的其他选手绕开那幢大楼。

     很快,主办方用护栏改变了比赛的路线,绕开那座大楼并不是难事。

     与此同时,警车已经包围了那座大楼。

     白玉堂带着马汉赵虎和洛天冲进了楼内,刚进去,楼里的火警警报就响了起来。

     这写字楼里都是上班的白领,还以为着火了,纷纷从楼梯跑下来,而电梯也自动停止不再运行。

     “糟了!”赵虎跺脚,“那小子还挺聪明,想混在人群里逃走……”

     “他跑不了,门口都是警&察,所有撤离出去的人都要核实身份……”马汉话没说完,就听对讲机里传来蒋平的声音,“队长!”

     “怎么了?”白玉堂问。

     “警方直升机已经到顶楼了,发现一具死尸,还有狙&击&枪。”蒋平道,“那个杀手已经死了。”

     白玉堂微微一愣。

     “擦!”赵虎不满,“被灭口了?”

     马汉微微皱眉,“我刚才的确听到重叠枪响,果然不是听错。”

     白玉堂也点点头,“在他开&枪的时候,另一个狙击位也有人开&枪。”

     “所以还隐藏着一个杀手么?”白驰担心,“我们看漏了?”

     “不是一个级别的杀手。”白玉堂摇了摇头,“那个是职业的。”

     马汉也点头,“声音的传播速度因为距离而改变,对方能制造这种重叠枪响,表示是高手里的高手。”

     “能排上名次的职业杀手都在s市呢。”展昭问,“是其中一个么?”

     白玉堂让大楼管理员恢复了电梯运作,并通知警方仔细排查所有出入大楼的人,刚才那火警警报不会莫名其妙自己响,这大楼里应该也有内应。

     走进电梯,赵虎问马汉,“会不会是?”

     马汉摇摇头,“应该不会吧。”

     “问问他看。”赵虎戳马汉。

     马汉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是你干的么?”

     等电梯到达顶楼的时候的回复也来了,“不是。”

     白玉堂走到楼边。

     警方的直升机还在,几个警员守着现场,拉起了黄线。

     白玉堂跨过黄线,检查尸体。

     尸体旁边有一把狙&击&枪还有一枚空的弹壳,死者是眉心中弹。

     马汉还站在黄线边发短信,他问,“知道是谁干的么?”

     马汉本来也没抱希望,谁知道发回来的并不是“不知道”,而是一个让马汉困惑的答案,“问姓白的。”

     马汉疑惑地走到白玉堂身边,递过手机给他看。

     白玉堂皱眉,“杀手我认识?”

     马汉一摊手。

     那边,展昭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就问出什么事了。

     白玉堂将的回复告诉了他。

     展昭沉默。

     “猫儿?”白玉堂不解。

     就听展昭的声音传来,“除了你还有谁姓白啊?”

     白玉堂一愣。

     sci办公室里,众人都看公孙。

     公孙摸出手机正拨电话。

     公孙接通的,是白锦堂的电话。

     白大哥正看一张照片,见来电的是公孙,就接起来……

     公孙跟他讲发生的事情。

     ……

     而此时还在楼顶的白玉堂,往远处望了望,一眼……看到了相隔很远,但是清晰可见的白氏大楼。

     白玉堂想了想,突然对着对讲机喊,“让大哥小心!”

     ……

     随着白玉堂的话音落下,公孙隔着手机就听到那边传来,“哗啦”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

     众人都愣住了。

     公孙拿着手机僵了一会儿,喊起来,“锦堂!”

     ……

     片刻的沉默。

     众人屏住呼吸盯着公孙手里的手机,只听到墙上挂钟的秒针传来,“滴答、滴答……”

     就在第三个“滴答”响起时,传来了白锦堂的声音,“没打中。”

     众人“呼”一声……长出一口气。

     白锦堂用一支笔抠出击穿了防弹玻璃,被自己一偏头避开的那颗,嵌进墙壁的子弹。

     公孙拿着手机咬牙切齿,“又是什么人要杀你!”

     白锦堂倒是很淡定,看了看那枚子弹,慢悠悠回了一句,“是坏人。对了亲爱的,晚上去哪儿吃饭?”

     展昭等人默默看着公孙抬起胳膊砸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