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算命
    我叫成鑫,我出生那年,村里和我同一年出生的一共有十个孩子,结果三年后,十个孩子莫名其妙死了九个,剩下的那一个就是我,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因为我活下来不容易,父母对我也是百般宠着,那些离奇的事情也从不告诉我,但是随着我的慢慢长大,有些事也随之慢慢浮现出来。

     事情还得从我出生那年开始说起。

     按照村里的规矩,每一年的年底,所有新出生的孩子都要抱到村长家里,村长会请一个三里五庄都妇孺皆知的大师来给孩子们算命,这个规矩延续了很多年。我出生的那一年年底,村长找来了个老头,据说这个老头给村长看过阳宅,也算是远近闻名,具体什么样子我当然记不清楚,只是听村里人说他是个光头,而且光头上有巴掌大的一块伤疤,年龄大概有四十岁左右。

     当夜全村人都聚在村长家里,满怀崇敬得期待着,这个老头问了十个孩子的生辰八字,略有沉思后,断言说我们十个人日后一定会飞黄腾达,成栋梁之才,只是十人命中各有一劫,若不安稳破劫,十个人的劫难恐怕能将全村拉入火坑,到时候整个村子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老头这么一说村长就急了,赶紧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化解。老头沉吟低思了一阵,最后说方法也有,只是孩子们要受点委屈,我这里有十颗黑玉,只要将孩子的手臂割开,把黑玉嵌进手臂骨肉里,可以镇住这些劫难。

     此话一出,村里人一片唏嘘,大多数人都不太信这老头说的话,但是碍于村长面子也没说什么,只是提醒村长这事一定要考虑周全,村长也觉得这件事太过残忍,就对老头说劫难未出,先伤孩子,这么做不太好吧?

     没想到老头突然生气了,大声说你们既然不信我又为什么把我请来!这十个孩子本来就是村里的煞星,我不吝将十颗黑玉送给你们,你们不言谢就罢了,又这么犹犹豫豫,怀疑我言语的真伪,我去过的村子多了,没见过你们这么不识趣的!

     村长额头上的汗立刻掉了下来,赶紧说大师哪里的话,我们当然信,今晚就让孩子们割臂嵌玉。

     村长的一句话竟然答应了下来,谁知就因为这句话,酿成了大错。老头给的黑玉不大,就是和玻璃球差不多的珠子,通身黑色发亮,十个父亲领了十颗珠子回家了,我父亲把我抱起来,也拿了一颗黑玉。

     还没等父亲抱我出去,老头一眼看见了我,眼睛里精光一闪,突然问父亲这是你的孩子?

     我父亲一脸懵逼得点点头,不知道老头要干什么,老头把我抱过去,仔细打量我半天,嘴里一直嘟囔着什么,眼神时喜时悲飘忽不定。

     把我爸吓坏了,忙问大师我这孩子有什么问题吗……

     老头把我的浑身都看遍了,最后叹了口气说没事,你这个孩子前世罪孽深重,这一生恐怕不太好过,如果调教得当,日后绝非池中之物,如若反之,此子必将怨气大涨,危害世间,到时候天理不容,神仙难救啊!

     我父亲心中一揪,连忙求教,老头只是说让我懂事后每日以圣贤书洗礼,远离黑暗污秽之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切记不要让我接触邪祟,这个孩子日后如果能活下来,定有造化,这样吧,回家以后在院子里种三棵桃树,树下各埋葬一条黑蛇,此法可以抑制孩子天生所具的怨气,三年之后可保平安无事。

     我父亲当时什么也不懂,莫名其妙得就信了,并且对老头大为感谢,回到家还真按照他的方法做了,忍心将我的手臂割开,把那颗黑玉塞了进去,我的哭声震彻整个屋子,母亲当时泣不成声,根本不忍直视。

     而后又在院子里栽了三棵桃树,每一棵桃树下都葬了一条黑蛇,不知道尸体养分充足还是咋的,桃树长得出奇得快,我也长得出奇得快,一直到了我三岁那年……

     那一年的正月,新年的鞭炮气息还没有停止,与我同年出生的一个孩子突然夭折了,死前十天开始发烧,而后高烧不退,去了医院也检查不出个所以然,一连烧了七八天,最后眼睛都烧瞎了,耳朵也聋了,十天后死于家中,死后从小臂上突然钻出一只黑色肉虫,以极快的速度逃走消失不见。

     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太大轰动,都以为是个病死的孩子,只有孩子父母悲痛欲绝。而后过了一个月,又一个三岁的孩子开始发烧,症状和死去那个孩子一模一样,于是家人开始慌了,这家人家里比较富裕,就这么一个孩子,于是连夜去了城里找最好的医院给孩子看病,却也是无功而返,在医院住了十天院,一样高烧不退,最后带着孩子的尸体回家,回家途中,孩子的小臂慢慢鼓起动了一下,他母亲见状以为孩子又死而复生了,高兴的大呼大叫,全车人都围过来,只见孩子小臂鼓起的地方慢慢变黑,最后裂开一个小口,黑色的血水流淌出来,从里面钻出一只恶心的小黑虫子,出来以后快速爬出车外消失不见了,母亲大叫一声吓得神不守舍,一车人也都人心惶惶,感觉事情有点邪乎。

     如果说正月的孩子是个意外的话,那这个孩子绝非偶然,这件事情立刻传了出去,有人已经开始怀疑三年前的那个老头了,但是不敢说出去,毕竟那颗黑玉也不可能变成一只虫子。

     在猜疑声中进入了三月,不出意外这个月又有一个三岁的孩子连日高烧,当家人摸到孩子滚烫的额头时都吓坏了,有了先前两个孩子的事例,这家人赶紧送去医院,治疗两天未果,孩子父亲转念一想,如果真是三年前的老头搞得鬼,去再好的医院也没用!于是带着孩子去找风水先生,结果风水先生看了以后,脸色瞬间变得煞白,说这个孩子中蛊已经三年,能活到现在已经不易,只怕再高明的大师也是无能为力了……

     听到这里一家人哭的成了泪人,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孩子被折磨至死,死后从小臂钻出一只黑虫,父亲听说了小臂会有黑虫爬出来,于是事前准备了一个铁笼,待黑虫露头的时候,父亲猛的将它扣住,黑虫就这样被收进了笼子里,父亲将笼子关好,用镊子把它夹出来,准备用火把它烧死,没想到火刚烧起来,黑虫从口中吐出一团黑水,直接射到了父亲的脸上,那张写满仇恨的脸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溃烂,疼得他哀嚎不止,那只黑虫爬到他的身上胡乱撕咬,只是几秒功夫,他的身上已经烂得体无完肤,有些地方甚至看见了骨头,不出两分钟就再也叫不出了,躺在地上一命呜呼,这一天父子二人命丧黄泉,母亲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干脆三尺白布上吊自杀了。

     这个惨剧直接轰动了三里五庄,家家户户都在说这件事情,剩下的那七户人家也都人心惶惶,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轮到自家孩子身上,我也是那七分之一,那个时候我母亲每天都在抹眼泪,我从小割臂嵌玉,为了我栽树杀蛇,没想到三岁这年却又逢此难,她的心里觉得对不住我,可是那个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见到父母伤心,自己也玩不起来,当然那个时候我不记事,这一切都是听长辈说的。

     接下来的四月份又死了一个,就像死神的审判一样,意料之外,也是在意料之中,剩下的人也都知道,六个孩子中,最多的也已经活不到六个月了。

     那一年整个村子都沉浸在哀殇与恐慌之中,不知道死亡哪一刻会降临在自己的孩子身上,没有人能沉得住气,六户人家直接闹到了村长家,同时引来全村的围观,那天村长脸色铁青,自上任以来还没有发生过这么大的事情,在村民的围逼下,村长只能去找当年那个光头老头,只是三年不见,早就物是人非了,回来之后不得已告诉大家老头失踪了,村长只能是一副任凭处置的样子,接受了来自各个方向的骂声,我父亲脾气暴躁,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赫然动起手来,抡起棍子就把把村长的一张脸打花了,剩下的六户人家也控制不住一起动手,村长五十多岁的身子骨就这么被踹地上狠揍,也难怪这些为人父母,自己辛苦拉扯的孩子被村长请来的一个半吊子大师给害了,这心情自然悲恸愤怒到了极点。

     其他村民怕打出事,纷纷上前阻拦,最后一帮村民把村长从围殴中抬了出来,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跟死了一样,浑身是血只剩下一口气,之后村长接连一个星期没有起来床,险些把命搭进去,虽然闹了这么一出,但是事情还得应对,到了四月末的一天剩下的六户人家聚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