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唉,今晚住我这吧。”
    温鹿原把业之航送上了楼,接到一个电话就匆忙地走了,业之航连叫他进去坐一下的机会都没有。

     业之航嘁了一声,被小满扶着进了屋。

     这套公寓是他刚成名的时候买的,和柯城在一起后,他就很少回这了,屋子倒还算干净,业之航请了家政,每个星期都会有人过来打扫。现在想想虽然空了七八年好在没把它给卖了。

     小满扶他坐好,出去接了个电话,没说几声就倒了回来,他捂着手机小声道“航哥,柯总找!”

     业之航窝在沙发里皱了皱眉,做了个拿过来的手势。

     “喂?”

     电话那头口气有点不满“你去哪了?电话怎么关机了?”

     业之航吸了口气

     “啊,手机没电了。”

     柯城嗯了一声“今晚有个饭局,你陪我去。”

     业之航捂着额头,支吾道“我就不了,我有个朋友开了个商场下午帮着剪彩,现在正要陪他们吃饭呢。”

     “有你想认识的人,也不去?”

     业之航对这件事有印象,柯城说的这个人就是柳计文,这也是他后来才知道的,他上辈子没去,这次同样不想去了。

     去挽留一个注定要离开你的人,只是徒增烦恼,最终只会让自己走不出那个局,而对于柳计文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触,因为在爱情的战役里他已经输了,去见柳计文只会让他更加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失败,而且业之航怕自己控制不住,见他一次就想打一次。

     业之航看着天花板,低声道“今晚可能回不去了,这边人多走不开。”

     “那行吧。”

     柯城哼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业之航放下手机立刻被小满接了过去“航哥,今天下午谁剪彩啊,我怎么没听你说?”

     业之航看了他一眼“小满,你跟我多久了?”

     小满被他问的一愣“七八年吧,你出道我就一直跟着呢。”

     业之航闭着眼睛点点头,小满以为他还想说点什么等了一会儿却都没等到他开口。

     小满抿了抿嘴,有点摸不着头脑“你这腿要复原估计得半个来月,我就把行程都延后去了。”

     业之航皱了皱眉“我记得下周二有一场斗牛赛呢,啧!真他妈可惜!”

     “那些危险的活动啊,不去也罢,而且你最近不是要筹备囚徒,那些东西就少接触啦。”小满像是想到什么忽然嘿了一声“倒是那个温先生,今天早上还那么不给面子让你下不来台,晚上就能背着你上楼了,还是你厉害,什么人都搞得定!”

     行,行你妈逼啊!

     业之航一想到温鹿原就浑身来气,腿疼的更厉害,要不是这人对他的未来至关重要,他才不想见那副棺材脸!

     小满给他铺好了床,整理好了被子才问道“航哥,你晚上想吃点什么?”

     业之航蹦哒着进了房间,窝上了床“什么都不吃,你回去吧。”

     小满啊了一声“要不我下去给你买点水果什么的吧?”

     业之航挥了挥手“不用不用,赶紧走。”

     小满哦了一声,有些不放心“那我走了,你晚上要是饿了就打我电话,我随时过来。”

     业之航嗯了一声,小满走了以后,他裹着被子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觉睡到晚上九点,业之航饿的不行,从床上爬起来拿手机准备给小满打电话,却看到一条陌生短信。

     他点开一看,里面一句简短的话。

     “吃药”

     业之航愣了愣才想起这应该是温鹿原的发来的,他笑了笑,还算有点良心,知道发个短信来慰问慰问。

     他看了一下时间,一个小时前发来的,赶紧打电话回拨了过去。

     电话嘟了一声,立刻就接通了

     “喂?”

     业之航笑了笑“怎么样,没打扰你的夜生活吧?”

     温鹿原那边很安静,他都能听见敲键盘的声音,温鹿原看着电脑上刚打出来的稿子,没两分钟又给删除了。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他一直集中不了思绪,脑海里时不时浮现出早晨业之航试戏时的模样,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让他现在都不知道如何下笔。

     他没搭理业之航不怀好意的问话“吃药了?”

     业之航啧了一下,这话听着像骂人。

     “没,我腿疼。”

     “我提醒你吃药,尽到了我的责任,吃不吃随你。”

     业之航见他就要挂电话,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无奈动作太猛,小腿在床上狠狠地蹭了一下。

     业之航哀嚎了一声,连忙捂住了小腿肚子。

     缝伤口的时候打了麻药,现在药劲过去了,痛的一突一突的,本来医生让住院可是业之航不肯,他不想被媒体拍到又拿去大作文章。

     他叹了口气,拿起扔在一边的手机,发现温鹿原竟然还没挂电话

     “嘿,你还没挂呢?”

     温鹿原嗯了一声就不说话了,但是他也不挂电话,业之航这就纳闷了,这是想让他说话还是想让他挂电话呢?

     业之航把腿挪了挪位置“我晚上什么都没吃呢,要不,你去给我整点烧烤大排档啥的吧,最好有龙虾。”

     “没空。”

     不出业之航所料,温鹿原说完就啪地把电话给挂断了。

     业之航看着手机心里憋屈死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转手打给了小满。

     “航哥,你睡醒了?想吃什么?”

     业之航嘿了一声,这助理当的,啧啧,他都又想给加薪了。

     业之航靠在床头想了想“想吃公司附近那家的牛骨粉,鱼头粉也成,然后给我烤两串馒头,两串鱿鱼,要超辣。最后再加一块黑森林,就这样。”

     “成,我马上去买了给你送去。”

     业之航挂了电话双手叠在床头,心想还是活着好啊,他想了想,路易威登说过人物属性越明确系统奖励的生命天数就越高,这样的细致活他肯定做不来,可温鹿原就不一样了,他本来就是干这个的,跟他混熟了,好处绝对不少。

     自己还剩六天多的时间,好好想想怎么加深关系吧。

     他撑着身子打开了电视,等着小满的牛骨粉。

     没多久,门铃声就响了起来。业之航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开门前他习惯了在猫眼上瞄一眼,结果他这一看没看见小满倒是见到了一脸冷漠的温鹿原。

     业之航惊得不轻,连忙回屋拿了手机给小满打了个电话,让他别来了,虽然业之航觉得吃不到牛骨粉有点可惜,但是想到待会可以顺便折磨折磨温鹿原,心里就舒坦些了。

     门铃声响了两下,就没动静了。业之航赶紧走过去开门,生怕温鹿原走了。

     他一开门温鹿原的眼神就飘忽了起来,业之航笑了声“不是说没空吗,怎么还来啊,我都睡着了。”

     温鹿原走了进来,把手里的食盒放在桌上“我自己煮的汤,喝剩了。”

     业之航一瘸一拐地走过去,打开一看这汤做的还挺讲究的,虽然清淡,但闻着不错。

     “谢了啊。”

     温鹿原依在门边玩手机,业之航看了他一眼“去帮我拿个碗呗,我腿不方便。”

     温鹿原快速按了两下手机,放进兜里,往厨房去了。

     他走出来手里拿了一只青花瓷的碗,业之航哎了一声“不是这个,那只白玉浮雕的才是喝汤用的。”

     温鹿原扯着嘴角笑了一下,没搭理他自顾自地把汤倒在了碗里,他往前一推,推到了业之航手边,业之航嘿了一声,端起碗尝了尝发现味道还不错。

     他往食盒里看了看,发现除了汤还有几个小菜,心里想着这得做大一顿才能剩这么多。

     业之航边吃边问

     “你女朋友呢?”

     温鹿原坐在沙发上看了他一眼,业之航笑了笑“不是赶着回去帮她过生日吗?你下午在医院交钱的时候,我看见了蛋糕的订单。”

     说到这,业之航发觉温鹿原的神色有些落寞,他盯着电视沉默许久才道“他很忙……”

     业之航扒了口饭“什么事这么忙啊,我男朋友过生日的时候,我坐了五小时的飞机飞来和他一起吹了蜡烛,又花了五小时飞回去了。”

     这么一说,他心里也有些烦闷“操,算了不说了。”

     业之航喜欢男人在整个娱乐圈都不是什么秘密,从他出道起就没想过要隐瞒,会喜欢他的粉丝基本都能理解。

     “你男朋友很有福气。”

     温鹿原难得和颜悦色了一回,业之航却笑不出声,实际上如果他们的感情能一直保持下去,真的可以说是两人的福气,但是柯城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刚得知柯城出轨的时候,业之航有试着分析原因,但其实他并不需要感到意外和难以理解。

     柯城十八岁时就和他在一起了,年少无知的那几年都和他腻在了一起,腻着腻着也就腻歪了,娱乐圈这么个地方要真感情也不难,但是要守住感情就太难了。

     虽然如此,业之航对柯城还是带着满满的恨意,妈的,就是个渣男,连自己的j.b都管不住根本不配做男人!

     业之航愤愤地嚼了两口青菜“你手艺挺不错的哈,我还是第一次见菜做的这么好的男人。”

     温鹿原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拿出一圈纸,边在上头写写画画边道“我一个人成天闷在家里,除了写作也没什么事好做,再说,这个很简单。”

     业之航看着他喉结不由得动了动,真想知道这人围起围裙站在灶台边做饭是个什么样子的,厨房那么小,他个那么高容得下他么?

     “诶”业之航冲他叫了一声“今晚住我这吧。”

     温鹿原缓缓地转过头来,一脸你没搞错吧的表情,看的业之航心里本来没什么的人也忽然变得有点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