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佳人之约
    叶凡忽然非常讨厌这些莫名其妙的记忆碎片,它们总是突如其来的出现,弄得自己措手不及。他极度厌恶这种主观意志被动摇的感觉,在这一瞬间自己似乎被未来的自己附体了,做出了一些有悖他本性的举措。

     “叶凡同学,你对陈语馨的解题过程有什么疑问吗?”

     班主任对于叶凡突然的扰乱课堂行为有些不满,她以为这是学渣自暴自弃敌视学霸的表现,哪里想得到叶凡会想要勾搭自己的得意门生。

     “我……陈语馨同学的这个解题过程真是太棒了,我想好好跟她学习!”

     叶凡急中生智地回答道,来不及审视自己脑海里突兀出现的古怪情愫,先想办法应付眼前的班主任。

     “你别看陈语馨题目解的轻松,其实这道题里除了我们昨天教的知识外,还运用到了上学期教过的一个公式……”

     班主任一边回复叶凡,一边进入教学状态,用手指着黑板说道:“你看这个推导,如果想不到这个公式,这里解起来就会很麻烦,要换算好几次才能求到解……”

     一番长篇大论之后,班主任好似是过足了循循善诱的瘾,意犹未尽的说道:“所以数学是一门需要时间积累的功课,它不跟文科一样,你上学期的古代史没认真听讲,这学期近代史好好学习也能考高分。没有坚持不懈的学习铺垫,你就无法……”

     “好了,叶凡你先回座位上去,以后上课少点睡觉,要不然再过两年你也赶不上现在的陈语馨。”

     班主任对着全班同学一番训诫之后,觉得叶凡看起来可爱多了,开恩免去了他的罚站,继续沉浸在了讲课当中。叶凡得令急忙轻快地走回位置上,顺路撇了一眼坐他前面的陈语馨。只见这个未来被他追求过的姑娘此时和大部分同学一样穿着臃肿的秋冬款校服,身材显得有些单薄,脖颈倒是挺秀长的,脸上不施粉黛,看起来一副书呆子的痴像。

     [未来的自己竟然会喜欢这种书呆子,大概是成教学院里实在没有人可喜欢了吧?]

     回到座位上的叶凡痴痴地想着,他现在最有好感的女生是坐在右前方的黄雅婧。小黄同学面容有点呆萌,学习成绩在班里排十多名,快班有望,下课的时候偶尔会扭过头来和叶凡唠嗑几句。为了投其所好,叶凡瞎编了自己曾经养过一条名叫小黄的狗的往事,有事没事就管黄雅婧叫小黄,不管她对这个称呼是否反感。

     叶凡努力地在脑海中搜索有关于未来自己和陈语馨的记忆,这些记忆碎片上午还不显山不露水的,随着意识的集中发掘缓缓透出水面,载沉载浮的同时大量消耗着他的脑力。

     [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考进了快班……]

     [高三分班的时候考进了重点班……]

     [大学就读于省城的工业大学,跟自己以后是同一个学校,只不过录取分数差了一倍而已……]

     叶凡脑海里储存着的这些未来记忆碎片就好像是一个个上了锁的抽屉,抽屉口贴着一张张标注着关键字的标签。如果自己不去打开它们,它们就一直封存着,不会主动激活。当他现在穿过万水千山打开属于陈语馨的那个抽屉时,无数与她有关的未来记忆便纷纷涌现来,就好像在阅读一本关于她的个人传纪,内容栩栩如生。

     [与陈语馨再见是在大二那年的高一同学会上,彼时的她已然是个婷婷玉立的青春少女。]

     [高二分班后,自己与她便再未联系过,直至那次同学会上,几个损货介绍他俩认识,揶揄之情溢于言表。]

     [客套的交换联系方式后,开始只是偶尔评论下QQ签名,后来经常在QQ空间互动,逐渐产生了‘她对我有好感’的幻觉。]

     [从线上到线下,对于自己的邀约,她欣然接受,不过几次接触之后便客套的拒绝了更进一步发展的念想……]

     [大学时候的自己不太注重个人形象,哪怕约会时头发也都是乱糟糟的;思想又比较偏激,总觉得要不是应试教育的迫害,再怎样也不会沦落到成教学院里来……]

     回想到这里,叶凡不禁叹了一口气,他发觉自己今天一天叹的气比平常一个月还要多。虽然对于自己的潦倒早已有了思想准备,可当残酷的未来眼睁睁地呈现在他面前时却又有点接受不能,觉得不应该是那样的。

     [可是不那样,自己又能怎样呢?高复吗?别搞笑了,就凭我的学习态度……如果认真学习的话,还会混到二中这种地方来?]

     县二中虽然是县里排名第二的高中,可实际上只有县一中的学生是真正好学习的。海岩县是市里的教育弱县,加上海州市又是省里的教育弱市,这一级级疲弱下来,海岩二中的教育水平可想而知。而且海岩县的民营经济非常发达,无数如今腰缠万贯的个体户私营业主当年都是小学、初中文化出身,这更导致了民间不重视教育的氛围,弥漫到学校里的学习风气也是相当糟糕。

     有个数据可见一斑,在回忆与陈语馨有关的未来记忆时,叶凡发现了2年后县二中的高考成绩。一本线8人,本科线120人,这是一份令县二中领导欢喜异常的答卷。

     现在的叶凡孤陋寡闻,并不清楚这个成绩和其他学校比起来如何,不过他隐约能够感受到未来自己对它嗤之以鼻的态度,遑论这5个一本线考生里据说还有两三个是上一届与一本线差之毫厘,高复一年的种子选手……

     [想想人家陈语馨是全校前五的明星学生,自己的成绩却堪堪只有她的一半出头,如此悬殊,换作自己也会瞧不起人吧……]

     再往前,抽屉中便空无一物了,只记得陈语馨毕业后好像留在了杭州工作,没有回到家乡。在叶凡有限的认知里,凡是学习成绩突出的没几个毕业后回到海岩的,再不济的也去了海州市里,比如七姑的儿子,八姨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