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遭追杀穷途末路,入仙府驱魔静气
    椤顼拖着重伤的身体一路逃奔,遭遇几次猎杀后,最终失足掉进深山的一处洞穴,再也支撑不住晕倒过去。

     三天之后,悠悠醒来。打量一番山洞,洞顶离地面竟有百米距离,洞顶林荫遮蔽,连阳光都透不进来。当时坠落幸好有根须藤蔓纠缠,才没有摔个粉身碎骨,却把藤蔓坠断,想要攀爬出去就难了。回头看见魔蛟还在,想伸手取回,一下牵动伤口,椤顼倒抽一口凉气,心想反正洞中无人,索性脱掉衣衫,查看伤口。

     胸腹各有一道十几厘米的伤口,左右臂膀,腿上,大小伤痕比比皆是。左肩后面插着根弩箭。背上看不到,一动就扯的疼,应该是一刀从肩膀到后腰划下来的整条伤口。椤顼把衣服撕成布条,慢慢的把伤口包上。除了个裤衩,其他的撕成布条包扎伤口都还不够。算了,我看这洞挺深往里面走走看吧。想着,椤顼慢慢爬起,拄着魔蛟,晃晃悠悠的朝深处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耳边传来溪水声。椤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笑了笑:总算有救了。快走几步,只见头顶冰蓝如海,不知道何处流出的小溪汇成池潭,池水清亮如镜,水底游鱼,通体雪白,池边冰面上生着几多雪莲,凋谢的花瓣飘在池面,小鱼时不时的咬上一口。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真是奇妙。椤顼不再多想,也顾不得冷,径直走到雪莲旁边,捞起一朵就往嘴里塞。不需咀嚼,雪莲入口即化,像寒冰一样滑进肚里。椤顼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扑通一下掉进池中,竟给冻僵了。天要亡我啊,爹、娘、雪儿对不起,不能为你们报仇了。椤顼认了命一闭眼,心想死就死吧。

     身体不能动,意识还在,过了许久,椤顼睁眼想看看自己是不是已经来到地府中,却见一群雪鱼不知道什么时候聚在身边的伤口处,咬掉伤疤后吐出白色的液体附在上面,身体竟然有了知觉,附一处痒一处。原来雪鱼以为那些伤疤是食物,但是吃惯了雪莲,口味刁钻不肯吃别的,就吐出来,口水却有疗伤的作用,伤口都缓慢的愈合了。椤顼沉入池底,心中奇怪的想,溪水不知道流了多少年,为什么池水却只有这么多,也没见哪里有出口,把水放出去。

     过了半天时间。椤顼身体渐渐恢复,活动手脚,感觉池水并不是冰冷刺骨。“适应了这种温度?”再看四周围的雪鱼都已经离开,椤顼不再多想,游到岸边爬了上去。“好冷。”椤顼刚一上岸,就打了个哆嗦,又跳进池水中。“奇怪,上面冷,水中却温暖舒适。”但是肚子咕咕叫,椤顼又想去摘雪莲,刚进来的时候吃了一朵,大半天都没有饿。想着就游过去,伸手摘了一朵,这次椤顼待在池中,将雪莲花瓣送进口中。还剩两片花瓣时,感觉身体里寒流乱窜,不敢再吃,随手丢在池水里,却见水花荡漾,一群雪鱼游来,一口口把花瓣吃掉后,欢快的在水中游走。椤顼现在见怪不怪,索性躺在水中睡上一觉。

     转眼七天过去了。椤顼在适应洞中寒气的同时,身体也受到寒气的改造,就算现在衣不蔽体,靠在冰壁上都不会觉得冷,他的身体正在无限接近先天寒冰体质。

     “没有找到另外的出口,那这溪水从哪里流出来的?”椤顼蹲在小溪出现在地方,又看看旁边仅剩的三朵雪莲。这几天椤顼饿了就吃雪莲,冷了就去池水中泡上一会。这么耗着也不是办法啊。想完无奈的叹口气,坐在冰面上,往后靠去。“嘭”身体竟然穿过冰壁摔在地上。往左右看去,哪里还有池水,就见自己半个身子被封在冰里。“奇怪。”椤顼坐起来,眼前景物恢复过来,池潭还在,雪莲还在,自己的身体也没有封在冰里。难道出现幻觉了?椤顼将手伸过去,手竟然也穿过去了,来来回回好几次。椤顼不再多想,抬腿迈了进去。

     眼前出现一个跟进来时候一样的通道,一道溪流从远处流来,右边不远处的山壁有个黑黝黝的洞口。

     椤顼走入洞中,只见一座石床,一方石桌,一条香案上面摆着一本书籍和一鼎香炉,后面放着一个蒲团。难道是前辈高人的洞府?灰尘这么多,应该很久没人来了。椤顼拿起那本书抖去尘土,三个大字映入眼中《寒冰诀》,打开一页,是介绍:寒冰诀,共三重。是以天地间寒冰属性为引,在丹田聚成法力,最后结成元丹,那时可以一念之间冰封万里。

     后面又有几行小字:吾于玄霸元年误入此地,得此功法。方信世间真有神仙。外面寒冰室中雪莲、暖池、雪鱼,对修炼帮助很大。吾在此修炼十年,却没能结成元丹,是以出山寻访仙门,若有缘人来此间,若不愿修炼,离去道路就在溪水之源。最后恳请后辈,帮吾去北城积雪城城主府取回祖传玉佩一枚,后面跟着画着一副玉佩图案,长方形通体雪白中间嵌着一枝黄色腊梅。“不知道这位前辈是怎样进来这里的,玄霸元年,那可是三百年前了。北城,积雪城主府?追杀?不知道找不找的到玉佩,等出去了再说吧。”想完,椤顼接着看后面。

     闭三观而分气,运八脉以通灵。行运周身经络,丹田化池,灵力做水,是为聚灵。丹池化海,以海练珠,凝珠为丹……椤顼看过聚灵,结丹的详细心法后,翻到最后一页,一行血红大字:结丹成则登上修仙之路,不成则爆体身亡。

     修仙?法力?那识海的封印不就是需要法力的吗。椤顼一想到自己入魔,就一身冷汗。现在有了寒冰诀,应该能够增强封印。椤顼想完盘腿坐在蒲团上,闭目运转心法开始修炼。虽然闭着眼睛,却能感受到周围空气里荧光闪闪,就连身体里的经脉纹路都能看的一清二楚。不一会周围竟然出现片片雪花,一条条白光成线,遁入椤顼身体,流过周身穴位,汇往丹田,凝聚成丝丝白气,不断地积累,最后形成一朵洁白云彩。这一坐就是三天。仅仅三天,椤顼就完成了通灵,达到聚灵初期,就算放在宗门大派都是不多见的天之骄子了。要不是他吃了那么多雪莲,身体被改造的无限接近先天寒冰体,恐怕连通灵就要一个月才行。“好歹算是入门了,就等我丹田化池的时候再出去吧。”

     “椤顼失踪了?”听夏腾说完,夏孟成皱着眉说:“那么多人追杀,就这么失踪了?藏龙谷那边也没有消息吗?”“三个月前他们追到落雪峰山腰后,就再也没有找到椤顼的行踪。可能是坠落到哪个山洞困死了吧。藏龙谷也没有,他们现在封了山,驻守各处路口,进出盘查的很严。”“既然如此就别管他了,北城王府的人马,这两天就要入境了,你让老二带兵先收服北边的两个卫郡。”

     “属下无能,请世子责罚。”一名劲装武者跪地请罪。“就这么消失了?有意思,听说落雪峰最高处终年寒冰不化,积雪盈尺,他要是往上走必死无疑。”南宫商摇着折扇笑道:“若是掉进某处山洞呢?”目光猛地聚在武者身上说:“落雪山的洞窟可搜了?”“搜了”“隐秘的呢?”“隐秘的?”“再带两百人去落雪山,所有可能的山洞都搜一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遵命。”

     “先生,如今还是没有椤顼大哥的消息,可如何是好啊。”当椤顼在西城出事之后,伯胥等人一路追寻,却总是慢了一步,最后只能留下几名探子在落雪山下等候消息,其他人都回到藏龙谷中。“现在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伯胥叹道:“落雪山飞书来信说北城王府那边又来了两百人到落雪山,肯定是在找当家的。”“我带一百影卫过去接应吧。”文起说:“如果当家的真在某处洞穴幸存。”“恩,辛苦文总管了。”石梁一脸郁闷,藏龙谷刚刚有了规模,当家的却被追杀失踪,也不知道他说的事情解决了没有,难道真的被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