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初见陈燠夕
    进去之后经过我的迅速扫视,果然就发现了上铺的两个空床位,但我还没来得及冷笑,眼睛,就晃然间被一个冲着铁扶梯上的镜子化妆的女生深深地吸引了,顿时,我只觉得浑身一震,浑身的热血都疯狂的涌上了大脑,我惊愣的睁大了眼,整个人如同魔怔了般动弹不得。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的女人!我的内心被震撼的狂跳不止,只觉得“绝色美女”这个以前觉得有些浮夸的词一下子找到了根据。

     这女孩身高足有一米七,一身性感的露腰装直接将她那逆天惊艳的身材淋漓尽致的展现了出来,那身材,真的好像是从传说中走出来的一般,完全没有一点赘肉,身段纤细宛若杨风细柳,但汹涌处也是毫不含糊,令人惊羡不已热血翻涌,女性的魅力,在她身上得到了最极致的体现,再配上她那张在浓妆的浸染下风华绝代的脸,简直都不像是人了,似乎连呼吸都带电。

     我痴痴地看着,感觉魂都没了,而,正当我精移神骇之时,身旁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打破了这奇异的氛围,友好的响了起来:“你好,你是新来的吗?”

     我被惊的恍然回过神,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手捧着一本厚厚古书盘腿坐在床上的女孩正仰着头,一脸善意的看着我。

     这个女孩,并不是惊艳的类型,但却是长得十分美好,戴着一副黑框的大圆眼镜,完全不施粉黛的她面庞白皙,满面纯真,看一眼就让人心生好感。

     而此时,我看着她那满是真诚的澄澈眼眸,却是一下子愣住了,回想着她刚才的话,我突然意识到,她确实是在跟我打招呼,瞬间,我的脑袋就轰的一声炸开了,全身的热血都冲上头顶,我大睁着一双惊诧万分的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她,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从小到大,因为丑,我受了多少不公和摧残啊,在院里小朋友不跟我玩,还合起伙来欺负我,在家里爸爸冷落我,看不上我,有了后妈后,我更是成天被欺负折磨的以泪洗面,无论走到哪,我都躲不开如影随形的白眼和嘲讽,我的世界,早就陷入了不见天日的昏暗,我的心,也痛苦荒凉到常人无法想象,我为了让自己好受点,所以无比辛苦的去隐忍去委曲求全,可谁知换来的却是后妈越发猖獗的欺凌打击,最后直接连人生都毁了。这种痛,这种恨,常人根本没办法想象,但是我知道,那个时候我的心,碎了,彻底死了,我知道像我这种程度的丑八怪,注定万众嫌弃孤苦终老,没有人会喜欢我会靠近我,甚至,就是一个友善的眼神,也是无法想象的事,而先前的一切,也充分印证了这一点,也正因为如此,我,这个被世界抛弃的丑八怪,才更是必须要反抗,不仅是为了这口恶气,也是为了维护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一点尊严。

     我知道这其中的艰难,所以我是抱了死志的,死有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窝囊的活,可是我哪里想的到,就在我心怀死志敌对天下之际,竟然有一个人跟我友善的打招呼,而且很明显是发自真心,这简直是…,我错愕的嘴巴张的老大,感觉世界观被颠覆了。

     然而,事实就摆在眼前,容不得我怀疑,我只觉得一股暖流猛地冲荡心间,顿时,我浑身都震颤了,就像荒凉了千年的龟裂大地突然被滋润了一抔水,瞬间挑动了埋藏在心底最深处的某根神经,只一霎那,我就泪眼滂沱,洪荒的情绪也抑制不住的往外喷发,搞得我心里既莫名,又兴奋,简直像打翻了五味瓶。

     我虽然已经很竭力的压制情绪,但全身还是颤抖了,憋不住的怪声也从牙缝里难堪的钻了出来,我赶紧捂住嘴,可是脸也扭曲了,热泪顺着指缝流了下来,我真的想无所顾忌的嚎啕大哭了。

     “你怎么了,没事吧?”

     一个充满担忧关切的声音轻柔的响了起来,我模糊看着已经站到我身边的女孩,凭着最后一丝理智狠狠的把情绪压了下去,慌忙揩了揩鼻涕眼泪就满脸是笑的对着她,声音断断续续的盛情道:“你好,我是杨莹莹,新来的。”由于太激动,我还无意识的把手伸了出去。

     我这副姿态,完全就像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农民工突然偶遇了国家主席,搞得她都有些无语了,在她愣神之际,我猛地就意识到自己的不妥,脸一下涨的通红,慌忙的就要把手收回来,生怕有所冒犯,而,令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很自然的握住了我的手,亲切的握了握,爽朗道:“你好莹莹,我是陈燠夕。”

     被她抓住手的那一刻,我整个人都傻了,脑子都短路了,我怔怔的看着她那双晶亮的眼眸,身子没来由的一震……她,不嫌弃我?带着无尽的心情,我认真地看着她那双澄澈而坦然的眼睛,果真找不出一丝的异样,瞬间,我的心就像被什么狠狠的攫住了,一种通天的感动深深震撼着我的心,热血疯狂的上涌,我鼻头都快酸掉了,眼泪也大滴大滴的往下掉,同时,陈燠夕这个名字,化作深入灵魂的印记,永恒的印刻在我的脑海。

     看着我这个样子,陈燠夕也实在有些懵了,她肯定不明白我此时内心的天翻地覆,更是有些骇然,怎么打个招呼还能把人激动成这个样子?然而,还不等她说什么,一个充满讥诮的冰冷声音就直直的传了过来:“陈燠夕,你没看这人就是个疯子啊,你还跟他握手,你脑子没毛病吧?”

     说这话的,俨然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我在了身边的靓丽女,此时的她抱着胳膊,看着陈燠夕的眼睛里写满了不满和严厉,好像在唾弃一个叛徒。

     而刚才门口的那些人此时也已经都围了过来,无数的指点议论和冷嘲热讽在靓丽女这一句话的引发下也是轰轰烈烈的响了起来,

     “噗,原来是个疯子,我说怎么这人这么不要脸,长成这样还好意思往里面硬闯”

     “我靠,老师怎么会把这种人安排在咱们寝室啊,以后没脸见人了!”

     “你怕什么,校花也在这寝室呢,她能在这待下去才怪!”

     “哪用得着校花出马啊,对付这种渣渣,颖姐就够了”

     “哈哈这陈燠夕平时这么不合群,成天看书,我看肯定是把脑袋给看坏把眼睛看瞎了,碰到这种丑八怪也打招呼,哈哈笑死我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碰上了个疯子吧,我看她这下怎么收场”

     “哼,活该,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天天装逼,今天还特么敢贸然跟这种人渣打招呼,真是丢尽咱宿舍的脸,这种叛徒一块被赶出去才好”

     特别是女胖子,她守在靓丽女的旁边骂的那叫一个带劲,话也说的很是难听,脸都红了,好像是尽情报复我刚才对靓丽女的冒犯。

     这些话无情的刺入我的耳中,犹如一大盆冷水,把刚刚还激动幸福情绪高涨的我顷刻间浇了个透心凉,我只觉得又被无尽的阴霾吞没了,可是比这多得多的,是无与伦比的恐慌,是滔天的愤怒。

     我咬着牙,眼睛通红通红,这些人实在太可恶了,诋毁我不够,还要附带上我的朋友一块骂,这一刻,我真的担心害怕的要死,刚才的反常就已经让陈燠夕心生嫌隙了,再被他们这么一闹,她怎么可能再跟我好,一想起这份极为难得的友情就这么破灭了,我就心痛的无法呼吸,可是当我揪着一颗心,紧张万分的朝陈燠夕看过去的时候,却一下子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