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八章 被强吻了
    恶狠狠瞪了落羽一眼,刘诗琴也没有多说,要不是落羽替自己挡酒,估计喝趴的就是她了,想到这里一份感激从心底蔓延。

     落羽脑袋动了动,感觉靠在一个软乎乎的上面,很舒服的感觉。

     殊不知刘诗琴的脸都黑了,一爪子掐在落羽腰间,咬牙切齿道:“王八蛋,你往哪靠呢!”

     “咳咳,意外,意外……”落羽悻悻尴尬笑道。

     “不知道吴少在哪里发展啊?”一个同学好奇的问道。

     刚才敬酒的那个胖子,吴天得意的一笑,说:“也没有什么发展不发展的,自己开了一个公司,一年到头才赚个三四百万。”

     说的话中,好像还很无奈似得,但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在炫耀,对谁呢,自然是落羽咯。

     谁让这货靠在刘诗琴的身上呢,刘诗琴的追求者可是大把大把的。

     几个同学纷纷凑了过去,留下了联系方式。

     “对了,不知道各位同学有没有再玩盘古的?”一个带眼睛的同学开口说道。

     他这么一说,就跟打开话匣子似得,大半的人都纷纷开口了。

     “废话,这么轰动的游戏,谁会不玩啊。”

     “恩啊,盘古太好玩了,我已经十八级了!”

     “哈哈,我等级比你高,我都二十级了。”

     一个同学一脸谄媚的看着吴天,问道:“吴少,请问你玩么?”

     “玩,当然玩呀,只是等级不咋滴,才二十二级。”吴天很随意的说道。

     “我靠,吴少你这么快就二十二级了,带带我好么?”

     “行,没问题,对了诗诗你玩么,要不我带带你?”吴天的盛情邀请,在这么多双眼睛的注视下,刘诗琴也不好拒绝。

     “行吧。”刘诗琴点点头。

     落羽猛地抬起头,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笑道:“大班长,原来你也玩游戏啊,来珠山城找我,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不少人露出鄙视跟嫌弃的目光,刘诗琴满脸尴尬的把落羽拉下来,她自然不会相信落羽说的了。

     同学聚会到了十一点多才结束,刘诗琴看到副驾驶死猪一样的落羽,有些无语的拍了拍额头,小声骂道:“魂淡,不能喝就别和这么多嘛,看看现在这个样子。”

     说完,刘诗琴脸上闪过一丝心痛,伸出小手想要抚摸落羽的脸颊,但最终还是收了回去。

     摇摇头,刘诗琴把落羽送了回去,落羽迷迷糊糊感觉被人扶上了房间,太极功法在脑海中过滤一遍,落羽缓缓睁开眼,看到正气喘吁吁的刘诗琴。

     “嘿嘿,大班长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呀,隔~那个你先走吧,我洗个澡。”说着,落羽迈着八卦步,走向浴室。

     “喂,你确定让我走吗,你喝醉没有啊。”刘诗琴不放心的问道。

     “放心,以我的酒量,这点酒,还,还……噗通!”话还没说完,浴室里面就传来一声摔倒的声音。

     刘诗琴赶紧冲了进去,看到摔倒的落羽,顿时无语了,拽死猪一样给拽到了床上,骂道:“特么的,累死老娘了,明明喝的跟猪一样,还装!”

     帮落羽洗了个脸,在把衣服脱了,裤子……额,反正早上都看过了,刘诗琴也不在乎了,一起脱了,给他洗了个脚,盖好被子,忙活了这么久,都快一点多了。

     刘诗琴坐在床边,静静看着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落羽。

     摸着他的狗头,刘诗琴眼中一片疼爱:“你真是个傻瓜,明明照顾不好自己,为什么不找个人照顾自己呢?”

     这一夜,刘诗琴跟落羽‘聊’了很多,以至于到最后她直接趴在了旁边睡着了。

     第二天,落羽一醒过来就感觉头昏脑涨,四肢乏力,而且身上貌似还有一个重重的东西压着自己。

     做起来一看,卧槽,大班长刘诗琴!

     一想到昨晚上自己喝醉了,刘诗琴貌似送自己回来的,还好自己没有冲动,不然以刘诗琴这个女汉子的性子,非得把自己JJ给剪了不可。

     看到睡得跟个小孩似得刘诗琴,落羽缓慢的起身,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裤子都没了,难道……

     我擦嘞,她没对我做什么吧?

     这是落羽第一个反应,第二个反应是,要是做了,是我吃亏呢,还是她吃亏?

     唉,算了这种事情太复杂了,一想脑壳就痛,还是不想了。

     起床,喝了一大壶温开水,落羽洗了把脸,看了看时间,八点多正好是吃早饭的时间,于是就去楼下买了点菜,打了两个鸡蛋,切了个番茄,烧了一个番茄汤。

     煮好饭后,发现大班长还没有醒过来,落羽也不好去叫她,毕竟昨晚全靠她自己才回得来啊。

     吃过饭之后,落羽就下楼跑了一圈,这次没有打太极拳了,因为他不知道这次打太极拳会打多久,跑了一圈就回家了。

     回来之后,就看到刘诗琴坐在了饭桌前喝着番茄汤。

     “落羽这是你烧的?”刘诗琴惊讶的问道。

     “废话,这就我两人,不是我难道是你呀。”落羽浑身大汗,说:“我洗个澡,别偷看哈。”

     “切,又不是没看过……”想起昨晚上给他脱衣脱裤的场面,刘诗琴就不由得脸红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落羽走了出来,发现刘诗琴居然躺在了床上,看她一脸痛苦的表情,落羽暗道不会吧,喝个汤而已,至于么!

     “怎么了?大姐,你别吓我啊,番茄汤没毒啊,我才喝过的。”落羽有些着急了。

     ‘“不是,是我,那个来了。”刘诗琴满脸绯红的说道,没想在这个情况下,自己家亲戚来了。

     落羽一脸懵逼问道:“哪个来了?”

     “你,故意的吧,我那个来了!”

     这下,就算落羽在怎么不明白,也明白了。

     “额,那我怎么帮你?”落羽有些尴尬了,在这方面,他根本不懂啊,毕竟屌丝一枚又没有女朋友,对这件事情一窍不通。

     “给我买卫生巾。”

     “啊?!”

     在超市阿姨,奇怪,惊讶的目光下,落羽拿着一包卫生巾就跑了回去。

     “给,你自己换还是我帮你?”落羽傻乎乎的问道。

     “去你的,当然是我自己换了。”刘诗琴瞪了他一眼。

     扶着刘诗琴,落羽发现这丫头在自己床上留下了一抹嫣红,额,我靠怎么那么像电影情节之中的处女血……

     罪过啊罪过。

     在床上躺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刘诗琴终于好了,开始调戏落羽起来了。

     “唉哟,看不出来呀,你居然连这个都不懂,不会这些年都靠右手吧?”刘诗琴一脸坏笑。

     落羽老脸一红,骂道:“滚蛋,我特么会是那种人?”

     再说了,我特么是靠左手的好么!

     “喂,弄脏了你床单,不好意思哈。”

     “没关系,就晾在那里好了,免得那些孙子说我单身狗,到时候我拿出来给他们看,就说这是我跟我家媳妇,第一次,额……”

     落羽说完,就感觉不对劲,什么叫跟自己媳妇,那不就成刘诗琴了!

     本以为会大发雷霆的刘诗琴,这次居然躲在被窝里面没有吭声,落羽暗道怪哉,不会想着法子整自己吧?

     “给我去买内裤……”过了一会儿,刘诗琴突然说道。

     “噢,啊?!”

     在内衣店,众多女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下,落羽满面通红的恨不得多生两条腿跑走,马勒戈壁太特么丢脸了。

     “嘻嘻,谢谢了小羽子。”卫生间,传来刘诗琴感激的声音。

     “没事,当这自己家一样。”落羽暗道这下完了吧,女人就是麻烦,好在自己没有女朋友。

     厕所门打开,刘诗琴走了过来,落羽抬起头,发现刘诗琴直勾勾的盯着自己,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心虚的问道:“你……你想干嘛?”

     大姐啊,你不要这样盯着我咯,人家害怕咯,有什么不满你就说咯,落羽都快哭了,被刘诗琴盯着真特么难受。

     突然,刘诗琴凑了过来,落羽吓得闭上了眼睛,脸颊上传来一阵凉凉的感觉,落羽心中一惊,睁开眼睛发现刘诗琴擦了擦嘴巴,走到门口:“奖励你的,别乱想噢,我走了,改天来找你,对了你在真在玩盘古?”

     “恩,啊,怎么啦?”落羽顿时懵逼了,她,她刚才对我干嘛了!

     “噢,我在逐浪城,叫风铃儿。”说完刘诗琴的身影消失在了门口。

     落羽似梦非梦的摸了摸脸颊,这才反应过来,她刚才亲了我?

     刘诗琴刚才亲了我!

     坐在奥迪车里,刘诗琴心中扑通扑通的,等了几分钟发现落羽没有下来,黛眉一皱,一拍方向盘:“这个魂淡,老娘的初吻啊!”

     说完,气呼呼的开车走了,决定在游戏里面虐爆落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