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黑猫
    这个小树林规模不小,离宿舍至少有五百步的距离,树林将男女宿舍隔开,想来树下本该是约会叙情的好去处,却被一桩桩的传闻衬托得那么诡异。

     我的命运特殊,对这些接受能力比较强,只是死了人而已,这条道其实也没什么,所有人都要死,死在哪不都一样吗。这么想着,我就进去了,树林里透不进灯光,光线瞬间暗了下来,冷冷清清的四周与外面的吵闹天壤之别。这里还有一条多年没人通过的小路,早已经长满了没踝的杂草,道路两旁都是高大的树木,果然一个人没有。

     不知为什么,树林里总是刮着一阵风,若有若无得吹在脸上,有一些阴森寒冷,脚下所谓的道路也都长满了草,踩着落叶虫豸一路走过去,风丝丝缕缕得钻进我的袖口,我感觉到了有点不对劲,心想可能是心理作用吧,晚上刮阴风也很正常。

     我继续走,走进树林深处,月光微弱的照耀下,树木的影子投在地面上,树叶晃动着像是鬼招手一样,随着风吹在空中摇摆着,透过来一丝丝微弱泛黄的光芒,犹如一张张隐约的鬼脸,嘲笑着我……

     前方一片黑暗,回头一看后面也是,我处在黑暗中央,孤独得前行着,心跳不由自主得加快,脚步也渐渐不稳,总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哪里盯着我,这种感觉从来没有过,其实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有些发虚了,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不会再走这条路了,真特么邪门。

     我平时胆子也不小,这时候却打心底里害怕,这一条不到十分钟的道路好像越走越长,走到最后双手冰凉,心想这条破路阴气真重!我一路上身体都绷紧劲儿,直到前方稍微出现了点光芒,大概是宿舍楼的灯光,我想眼看前方就要到出口了,稍微松了口气,嘴角微微一笑,这条路其实也没什么嘛,我抬抬头扭扭脖子,这一抬头倒好,不远的树上竟然有一对眼睛正直勾勾得看着我!

     我脑子“嗡”的一声,身体下意识哆嗦了一下,吓得呆立在那里,那对眼睛明亮而凶狠,黑夜中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看得我心里发毛。

     我还没看清那是个什么东西,突然一个黑影从树上掉了下来,从我眼前闪过!

     “啊!”

     我脚一滑噗通坐在地上,双手胡乱得挡在面前。

     “喵呜!”

     一只黑猫闪电般的速度扑在我的身上,肉垫里的爪子勾住我的衣服。我大叫着拽住它的皮毛,黑猫发疯得抓我的手臂,尖锐的爪子顿时把我的小臂抓开了几个口子,我感觉一阵疼痛,手指用力把它拉出来,猛的往地上一摔!

     “喵呜!”

     黑猫惨叫一声“嘭”得撞在地上,好在地面铺满了树叶,黑猫不至于被我摔死,一打滚从地上翻起身来跑走了,离我远远的瞪着我,眼中的精光仿佛会说话一样,像是见到了仇人,喉咙发出“呜呜”的声音,看意思对我还不死心,我提高嗓门冲它吼:“该死的畜生,赶紧滚!”

     四周静悄悄的,我的话喊出去在黑暗中不停回绕,把它吓得身子一颤,而它也似乎能听懂我说话一样,悲哀得叫了几声,转身钻进树林中消失不见,重新回到了黑暗中。

     我看了看我的手臂,被它抓出了三道鲜红的血口,每一道都有十几公分,好在伤口不深,血流的也不是很多,小风吹来,沙得有点疼痛,我骂了声晦气,忍着痛继续往宿舍走。

     眼见前面就是出口了,我紧走几步,真想快点出去,突然听见身后仿佛有人跟着我,我急忙回头一看,在我刚才走过的地方,黑暗中赫然出现了三个男人,三个人围成一个圈,蹲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我看着他们的身影有些熟悉,心想这么阴森的小树林怎么还会有人来?

     我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双脚踩在草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我的耳朵里隐约听见了前方那三个人嘴里呜呜的呻吟声。声音虽然不大,但是传进耳朵里确实让人瘆得慌。

     我心里升出一股恐惧,觉得这三个人好不对劲,拨开面前丛生的杂草小心翼翼得看过去。突然,一个人大声惨叫,叫声凄厉瘆人,只见他僵硬得伸出一只手,快速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手指捏紧猛的往下一拽,顿时一大把黑乎乎沾着皮血的头发被扯了下来,同时他自己也痛得大声呼喊。

     此时我已经离得很近,那个人突如其来的叫声把我吓得差点叫出声来,浑身上下起满了鸡皮疙瘩,我停下了脚步不敢近前,心跳扑通扑通德加快。

     “呜呜啊啊啊!”

     那个人扯下自己的头发,接下来做了一个令我不寒而栗的举动,那个人一直蹲着身子,双手僵硬得抓着头发,仿佛被人控制着,然后把手里的头发一口塞进了嘴里!

     这一举动让我彻底傻了眼,刚才我就像这样被控制着,险些吃了自己的头发,他又怎么会这样,难道也是中了邪?我捂住嘴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但是禁不住浑身的颤抖,虽然他始终背对着我,我的脑子里不停的想象着他吃头发的画面,他的嘴里塞了头发,叫声也堵在嘴里呜呜得闷吼着,他的头颅一下一下得微动着,我知道他是在咀嚼着自己的头发。

     我突然发现他的衣服好像在哪里见过,高壮的身材,黑色的夹克,黑色的裤子,这不是王鹏吗!

     认出他以后我再也不能待着了,快走几步跑了过去,发现另外两个人一个是周雨一个是舍友王鹤博,三个人都蹲在地上围成个圈痛苦得呻吟着。

     我说你们三个干什么呢,快站起来!

     王鹏抬头看了我一眼,我顿时吓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他满嘴嚼着头发,见到我以后眼睛瞪得跟死牛眼似的,他很想说话,喉咙里呜呜叫个不停,却听不出他说的什么,看得出来他很想把头发吐出来,也很想站起来,可是身体根本不听他使唤,两行眼泪流在他的脸上。

     我问他到底怎么了,你为什么吃自己的头发?

     王鹏说不出话,他的手不受控制得又抬了起来,再次摸上自己的头顶,而他更是扯着嗓子大叫,眼神里对我尽是乞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吃自己头发,撸起袖子一只手抓住他手腕,另一只手抓住他的脑袋,使劲把他的手跟脑袋掰开,这么一摸我感觉不太对劲,王鹏的手上力气不但非常的大,而且冰冷得跟死尸一样!

     我使出了吃奶的劲也掰不开他的手,急得我出了一身的冷汗,我喊道你怎么了,给我起来啊!

     王鹏似乎也在努力得克制自己,然而完全没有效果,这时候蹲在地上的周雨使着力气说道我们好像中邪了,刚才回宿舍的路上遇到了一阵强风,我们三个都迷了眼,迷迷糊糊得跟着风走,醒来以后就来到这里了,我们也想站起来,可是根本使不上力气啊,成鑫你快救救我们,快救救我们啊……

     我说我也想救你们,快告诉我怎么办!

     王鹤博说我感觉我们三个好像都在互相压着,他们两个有一股力量压的我使不出劲儿来,我也同时在压着他们,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真的好难受啊!周雨你快把我们三个挪开,哪怕踹开也行,总之快一点!

     王鹤博嘴里说着,自己的手不受控制得伸到了脑袋上,五根手指生硬得张开,对着刘海上的头发抓了过去,我不得已松开王鹏,赶紧去掰王鹤博的手腕,他的手腕一样冰凉僵硬,不管我怎么阻止,几乎没有一点作用,我使劲推他们的身体,更是纹丝不动,就像是有一座大山压着一样。

     我着急喊道你们三个忍着点,我把你们踹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