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接了这个古怪的任务后,王武打开了QQ,罗小姐依然在线,依然没有任何回复。王武看着自己昨晚发给罗小姐的那一句句困惑,疑问和心里话,后悔异常。他虽一直都不清楚罗小姐的身份,但始终觉得此人古怪又可疑,可昨天经历了太多事情的他终究没能承受住压力,竟然因着压力太大又无人可以倾诉,就把自己心中的苦闷,疑惑,甚至HadesRoad以及光明医院的事全都告诉了罗小姐,想着昨晚的自己仿佛当着罗小姐的面把衣服脱了个精光,被人看了个透彻,睡了一觉清醒过来的王武悔的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既然信息已经发出去,现在撤回已然来不及,他只能做些弥补:“昨晚喝醉了,跟你发了顿莫名其妙的牢骚,不少事都被我给夸大了,你挑捡着看,切莫太当真影响了自己的调查。”发给罗小姐后,王武心下稍安,虚虚实实,也算勉强在罗小姐面前披上件衣服。不料,这衣服刚勉勉强强披上身,就被罗小姐扯了下来又附送了个耳光:“呵呵,发现自己昨晚上说的太多今天后悔了呀。”“只是好意提醒一下,你想多了…;…;”王武强行辩驳了一句。对方却回了一个嘲讽的笑脸,然后直接下线了。

     王武抓了抓头发,现在已经是早上8:32分,算算秦宋也该起床了,便给秦宋打了电话。“喂?”秦宋清爽的声音传来。“秦宋,我是王武。昨天你推荐给我的游戏,我已经玩了。”王武平静的道。“哦?”秦宋似是极为感兴趣,“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趣?”“确实很有趣,险些害死我哥们儿。”王武的声音一片冰冷。“嗯?没道理啊”秦宋似是很惊讶,小声嘀咕着。“关于这个游戏,我有很多发现,不如我们聊聊?”王武试探道。“聊?我们不是已经聊过了吗?莫非对于林玥的事,你还是觉得跟我有关系?”秦宋的语气冷了下来。王武却用异常森寒的语气说道:“秦宋,你真的以为你是干净的吗?林月的事就是跟你有关系,这是HadesRoad给你的任务吧,为了钱,你竟然能不顾其他人的生命了吗?”“钱?你就猜出这个就想跟我聊?”秦宋狷狂中带着嘲讽的话语传来。果然,HadesRoad的奖励应当不仅仅是钱,不然诸如秦宋和王革命这等身份和身家的公子没道理也玩的这么拼。听着秦宋嘲讽的语气,王武心道。“哼,当然不只是钱,比如,你爸爸的双肾移植,再比如,通关后的Dream。”王武语气中带着威胁。不等秦宋说什么,王武丢下一句“下午14:30准时来我家。”就挂断了电话。

     王武其实是心虚的,他并不知道秦宋是否会来。根据他对秦宋的了解,这个二十出头的大男孩倔强,狷狂又骄傲,如果自己露出半点商量的口吻,且不说秦宋是否会准时到自己家里来,就是会不会答应和自己见面,都是个未知数。可如今自己抛出了秦擎的双肾移植和从罗小姐处知晓的Dream两个重磅炸弹,又异常强硬,以秦宋的骄傲,他也许会上钩。如若秦宋上钩,那么他昨晚的推断就是正确的,HadesRoad提到的通关后可以进入的梦想世界,就是罗小姐口中的Dream。想到此处,王武又有些困惑了。回想从林玥失踪到现在,他隐隐感到这似乎是一个局。林玥失踪开始,先是胡飞派来跟踪林玥的侦探谢家伦被得了绝症的陆兴国撞成植物人,陆兴国的账户里得到了瑞士银行的100万,陆兴国是否也是HadesRoad的玩家呢?用自己最后的生命换得给家人的最后一份照料。随后,在自己和宋一鸣王武的大力追查下,秦宋粉墨登场,将深不可测的HadesRoad介绍他。从他进入HadesRoad的那一刻,似乎他已入局。想想今天下午任务的10万元奖励,他不禁感慨HadesRoad好大的手笔。可正因为这样的大手笔,才更让王武困惑,发布这些古怪的任务来给玩家高额的金钱奖励,任何组织都应该是有收入来源并且盈利的,HadesRoad支出如此之大,其赢利点到底在哪呢?HadesRoad背后所谓的Dream又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呢?而自己这个普普通通的IT宅男,到底是因为林玥的失踪而巧合入局,还是为了让自己入局林玥才会被强行绑架呢?隐隐觉得似乎更不可能的后者才是真实的答案,王武的脸不禁白了几分。

     正当王武陷入深思的时候,电话响起,是秦宋打来的。“把你家地址发给我。”不等王武说什么,秦宋就挂断了电话,语气中似有不甘,却又隐隐夹杂着一丝寒意。王武嘴角微微上扬,秦宋果然上钩了。

     夏天的中午是异常炎热的,有着厚重的雾霾积极为城市保温的四九城也不例外,烈日似乎把整座城变成了一个烤箱,柏油马路被晒得发出阵阵灼热的气息,似是要融化一般。四九城的人们少有在炽热的正午阳光下在街上溜达的,不是躲在空调开得很足的办公室,就是躺在凉爽的家里吃冰。王武就在这炎热的午后喝着加了大把冰块的北冰洋,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已然14:28,王武慢条斯理的新倒了一杯加冰北冰洋放到自己对面。“砰砰砰”一阵大力的敲门声传来,与其是敲,不如是砸。秦宋一脸不耐的站在门口,鬓角和领口挂着细细的薄汗。一进门,秦宋就端起那杯满满的北冰洋狠狠灌了两大口,发出一声畅快的喘息,才舒服的坐在了王武对面。“说吧,大热天非得引我过来还要聊什么?”“撞林玥带她抽血的事儿是你HadesRoad里面的一个任务,对吗?”王武直接的问道。“没错。”秦宋竟坦然的承认了,“但也仅此而已,我只是撞了她,带她去医院检查并抽了血,仅此而已。”“你认识陆兴国吗?”“嗯?”秦宋疑惑的道:“不认识。”“那王革命呢?”“王革命?什么土名字?”秦宋一脸嘲讽。看来HadesRoad的玩家即使在完成同一个任务时也是互不知情的,王武心中默默判断。“你为什么说因为第一个任务昨天险些伤了好哥们?”秦宋好奇的问道。王武也不隐瞒,简单给秦宋讲述了自己昨天接任务的事。旋即又问道:“昨天见面把HadesRoad这个游戏介绍给我也是你的一个任务,对吗?”秦宋的瞳孔突然放大,脸上布满了难以掩饰的震惊:“你是如何发现的?可是我昨天做的太刻意了?”果然如此!王武笑眯眯道:“非也,正常情况下的第一个任务应当很简单平常吧,不论是根据之前了解到你在大学里亲校花的事还是今天和你说我险些伤到铁哥们时你的表现都能推测出来。”王武眼神久久的直视着秦宋,“所以,入局的我可能有些特别,大胆一点猜测,或许你的任务就是带我入局。”秦宋目光幽深,默默喝了一口北冰洋,“你真的很厉害。今天我们的相见也许也是一个任务。”“你告诉了我很多,我也不瞒你,我今天的任务就是14:30把你引到我家。只是我不理解的是,这个简单的任务竟然会奖励10万块,这其中到底有什么猫腻呢?”王武摇晃着北冰洋,冰块们轮番撞击在玻璃杯上,发出清脆好听的叮当声。“很简单。”秦宋坐直了身体看向王武:“我接到了通往Dream的最后一个任务,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