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4章 酷酷的小孩
    柯城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他怒不可遏地看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恶狠狠地说“很好”他眯了眯眼睛“温鹿原,我会让你后悔今天做的一切。”

     柯城转头看向洗手间,没见柳计文的踪影干脆也懒得等他,他踏着大步往外走了。

     而温鹿原则是喜不自禁,他当然知道业之航这话赶话说出来的未必有多真心,但他还是开心,因为他还有很多时间,慢慢来,不着急。

     既然柯城父亲去世的消息是假的,业之航也就不用再呆在市里了,他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行李,多带了一身睡衣,当天就出发回剧组了,温鹿原自然也和他一块回了。

     两人一回来,许导就拉着说了好些话,特别是温鹿原,除了生活上的唠叨还有剧本的事情,有些细节的东西,比如说道具服装之类的还是需要他看过才行的。

     晚上业之航看到正开工的柳计文才突然想起来,白天在俱乐部,他说是去厕所,之后却一直都没有看见他了,该不会是那个时候就自己回来了?

     柳计文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又冷漠地移开了目光。

     业之航摇了摇头,懒得管那么多。

     他回头看看正拿着剧本跟影帝聊天的温鹿原,今天他真的是头脑一热,一冲动竟然就说出男朋友这种话,他的话未必是假的,但是自己也没什么真实感,好在温鹿原除了一开始那个拥抱其他的和以往没什么区别,这让他不由得松了口气,而后几天两人的相处也十分融洽,业之航简直都快把这茬给忘了。

     剧组现在属于赶工期,晚上就暂住在村里的一家农家乐里边,因为这山里风景很好,平时也会有客人到这来休闲。

     今天的业之航的戏份不多,他拍完就早早收工了,温鹿原则留在剧组跟进其他演员,业之航在农家乐附近停好车,便徒步往回走,乡间小路走起来别有一番风味,有金色的夕阳,带着粉色的火烧云,泡在水里的庄稼,那条路就在这庄稼中间,走在其中还能闻到淡淡的桔梗味儿,怪不得好多人城里呆多了就想来乡下走走,这份惬意真的是很难得。

     业之航走到农家乐的院子前,老板正在杀鸡,老板娘在一旁帮忙倒水,旁边还蹲着一个三四岁的小孩,要说这家庭美满大概也就是这模样。

     他嫌杀鸡的场面太凶残,便赶紧回了房,一打开房门,业之航就愣住了,他住的地方是一个套房,两房一厅一厨一卫,是方便举家同游的客人住的,平时他和温鹿原各住一间房,可现在......

     这房间里竟然多了一个男孩?

     一个□□岁的小男孩窝在沙发里,手里拿着游戏手柄,此时正对着液晶电视快速操作着,那速度,业之航玩游戏的时候都没有那么溜。

     一局完胜之后,小男孩终于转过头来,他上身穿着绿t恤下面一条卡其色的九分裤,棕栗色的头发看上去软软的齐刘海从中间分开,白嫩的脸上一双乌黑的眼睛,浓密的睫毛仿佛自带眼线,嘴巴是小孩特有的嫣红色,此时正叼着一个棒棒糖,撑起一边腮帮子。

     可爱,相当可爱。

     比电视的小明星还要可爱,业之航忍不住走过去问道“哪家的小朋友?”

     那小屁孩没回话,而是取出嘴里的棒棒糖道“终于有人回来了。”

     他放下游戏手柄,把手里的棒棒糖扔进垃圾桶“我饿了。”然后转头看向业之航。

     那意思,似乎是在跟他要吃的?

     业之航耸了耸肩“冰箱里有些零食,不知道有没有你喜欢的?”

     小屁孩嗯了一声,还是坐着不动。

     业之航叉着腰“你不跟我一块去?”

     小屁孩不理解“拿个东西而已,几步路,为什么要两个人?”

     “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的?”

     小屁孩低头想了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于是站起身跟着业之航一起去翻冰箱,好在业之航住的地方,温鹿原是不会让他的冰箱空着的,一打开,里面果然放了不少东西。

     小屁孩看了一眼,伸手拿了一瓶橘子罐头,业之航从他手里拿下来,放回冰箱,又拿了一瓶八宝粥放到他手上“空腹吃酸的不好,吃这个。”

     小屁孩看他一眼抓着八宝粥自己打开了,他抱着瓶子回到沙发上,一勺一勺地往嘴里送。

     业之航在他身边坐下问道“这下可以告诉我,你打哪来吧?”

     一看他这新潮的发型和穿着就不像是农家乐里的孩子,毕竟这么小就染发的小孩也不多。估计是剧组的某个同事带来的。

     小屁孩放下罐子,他正思索着怎么解释,房间门又被打开了,温鹿原轻皱着眉头走了进来,一进门他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小屁孩,颇为无奈道

     “温良,你又跑出来了!”

     温良继续往自己塞粥“囚笼之地,困不住我。”

     业之航清咳了一声,这哪像一个小孩说出来的话。

     他看向温鹿原“这是你们家孩子?”

     温鹿原冲他笑了笑“我大伯家的,成天不着家所以你是第一次见。”随后他扬了扬手里的蔬菜和虾子“晚上吃基围虾,我记得你喜欢的。”

     原来温撼天还有一个这么小的儿子,业之航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温鹿原,这一家子的颜值简直要逆天了,温撼天没发福之前恐怕长得也不错。

     业之航点点头“我帮你打下手吧。”

     听到晚上要吃啤酒鸭的小屁孩不知什么时候就把手里的八宝粥给放下了,业之航看着他冷漠的脸,不由得笑了笑,随后跟着温鹿原进了厨房。

     温鹿原回头看他,笑道“这孩子不闹人,估计会在这住两天。”

     业之航点点头,问道“他一个人来的?”

     他刚才进来的时候也没看见谁陪着,温鹿原笑着摇摇头“你别看他那么小,说不定去过的地方比你还多。”

     业之航虽说不算是一个热衷旅行的人,但他好歹也活了这么多年,温鹿原这么说,他是不信的“这么夸张?”

     “怎么说呢,这孩子智商没问题,心理问题倒是一大堆,大伯之前带他去做过心理测试,结果是心理年龄是真实年龄的两倍多,大概是青春期提前了十几年。”

     业之航看着温鹿原“这么说,等小屁孩十七岁的时候心理年龄就是二十七?那在同龄人里头不是永远找不到归属感?”

     温鹿原似乎没有想到业之航会这么说,他转过头来看着他,忽然就笑了。

     业之航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我认真的。”

     “你好像很喜欢小孩?”

     业之航挑了挑眉“关键看颜值和脾气,熊孩子我可不喜欢。”

     温鹿原摸了摸他的脑袋“你要是喜欢,我们也可以生一个,不,生一对,有我在颜值问题你可以放心,而且我也绝对不会让他们长成熊孩子。”

     业之航听完温鹿原的话,脸刷地一下就红了,他隔着袋子戳了戳旁边的西红柿,支吾道“我......我可不会生孩子......”

     温鹿原噗嗤一声笑了,许久才上气不接下气地道“小航,这世界上有人工受/精这么个东西的,用不着勉强你。”

     业之航深吸了一口气,他看也不看温鹿原“算了你自己来吧。”

     说完头也不会地走出了厨房。

     最近温鹿原一直都在学做饭,即便是初学也不会手忙脚乱,看完菜谱一遍就会,味道还很好,业之航真是第一次见这样的人,果然,像温鹿原这样的,只要给他一本说明说,就没有什么不会的。

     说是扔给他自己干,业之航也还是在煮完米饭后偷偷站在厨房外看着温鹿原忙碌的身影,他就这么看着,明明就那么一个背影,简直比任何动作大片都精彩,他正沉溺其中。

     身边忽然传来嘎吱嘎吱的声音,小屁孩不知什么时候跟他站到了一起,他怀里抱着一筒薯片,抬头睁着大眼睛,一边看看业之航,一边看看厨房里的温鹿原。

     业之航被他这么看着有些心虚,想到这小屁孩心里年龄十七岁,就觉得自己得表现的一身正气的。

     业之航蹲下身搭了搭他的肩“薯片好吃吗?”

     温良看了他一眼,薯片筒递到了他面前,业之航随手拿起一块塞进嘴里。

     等温鹿原做好三菜一汤转身端上桌的时候就看见业之航和温良一大一小,坐在椅子上齐刷刷地看着他。

     至于看的东西是什么就大不相同了。

     饭菜一上桌,温良就没有半句废话地开吃,平常小朋友吃个饭还要哄来哄去,这小屁孩倒是省事。

     业之航盯着温鹿原的脸,眯着眼睛笑了,温鹿原给他夹了一只虾,莫名觉得他俩的眼神还挺相似的。

     两人眼神来回交流了好一会儿,温鹿原才看着温良正经道

     “今天太晚,明天就回去。”

     温良依旧是那副万年冰山脸“暂时还不想回去。”

     这虽然是在温鹿原意料之中,但作为一个哥哥,他还是得拿出一点威信来“这里没你住的地方,明天我送你去坐飞机,再不济,我让助理来接你。”

     温良没说话沉默地吃着饭,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直勾勾地看着一张,那样子好像是在等他发话,业之航吐出半个虾壳,清了清嗓子看向温鹿原“这么远来一回不容易,就在这住两天呗。”

     这回答温良很满意,随即转过头去看温鹿原,温鹿原看着他摇了摇头“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一个拿你有办法的人,我和之航哥哥白天要工作没时间管你,你自己看着办。”

     温良露着小白牙,笑了,这笑容简直要把业之航的心都萌化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温良熟练地操作着筷子往业之航碗里夹了一只虾,然后冲他歪了歪头。

     业之航摸了摸他的脑袋,笑道“谢谢~”

     温良蹭了蹭鼻子,继续吃饭去了。

     晚上一到八点,温良就要睡觉了,温鹿原把房间让给了他,自己则睡在沙发上,业之航歪了歪脖子扭了扭腰,虽说以他们现在的关系睡在一张床上做什么都不过分,不过温鹿原对那天的事情从来不提,他的用心,业之航其实也是知道的,正因为这样他觉得温鹿原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不仅是朋友,也会一个很好的伴侣。

     温良虽说比较独特但毕竟是个小屁孩,一躺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业之航给他找了床小毛毯盖在身上,温良睡姿很好,没什么恶习。

     从房间出来,温鹿原也洗好了澡,看着业之航给他铺了好几层的沙发不禁有些心暖。

     业之航顺着他的视线看了眼,发现忘了拿枕头,干脆从自己房间把枕头给枕上了。

     业之航看着温鹿原笑了笑“早点睡”

     温鹿原走进了点,双手一环就把业之航拉进了怀里,业之航微僵着身体,好一会温鹿原才放开他,他微微低头双唇在业之航额头上轻轻蹭了一下

     “晚安。”

     两人分开,业之航回到房间,关上门的一瞬间业之航重重地呼出一口气。

     睡觉前,他一直在想温鹿原的话,等某一天他在娱乐圈有了一席之地,不用再怕被人说三道四,或许真的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每天照顾着上学,接送着放学,陪着做作业,陪着看电视,只是想想都会觉得温馨呢。

     温良在这呆了两天,已经对一切都熟悉了,白天温鹿原和业之航工作的时候,他要么跟着一块去参观,要么跟着农家乐老板娘的大儿子到处去玩,生活上除了一些力不能及的事情之外真是省心的不可思议,业之航在剧组的戏份暂时告一段落,他和温鹿原商量着周末回市里一趟,正好把温良也给捎过去,虽然业之航有些舍不得把这孩子还回去,可是一直跟着俩大男人也不是办法,除了对他照顾上有欠缺,业之航更怕因此而影响他的取向。

     而且,周末业之航一直很喜欢的歌手刚好在市里开演唱会,他可是早在一个礼拜前就拜托温鹿原给他抢票的,到时候他们三还可以一起去看演唱会,这么一想,还是蛮爽的,业之航在餐桌上嘿嘿嘿了几声。

     温鹿原看他一眼,问道“想什么呢,笑那么开心。”

     业之航道“我在想,去看演唱会穿什么衣服,应该严实点儿的吧。”

     温鹿原点点头“是该严实点,演唱会粉丝人挤人的,保不准就把你给认出来了,到时候不好脱身。”

     业之航笑了笑“我倒是没关系,就是你太惹眼了,我跟你说,你也得给我包严实了,现在认识你人可多了。”

     温鹿原抬头看他“为什么?”

     业之航夹了一个螃蟹进碗里“网上有一个特别不要脸的人冒充你,还上传你照片,我看评论的人挺多的,你小心点吧。”

     温鹿原看着他,眨了眨眼睛,正想说点什么就被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

     温鹿原看了一眼手机“我大伯的电话。”

     他接电话很少回避业之航,这次却例外了,一开始还脸色温和,之后就干脆皱起了眉头起身到外面接电话去了,业之航只能隐约听到温鹿原的声音

     “这么严重?”

     “你知道我的,那是不可能的。”

     “我再好好想想。”

     “好.....”

     温鹿原回来的时候表情已经恢复正常了,他夹了一只超大的螃蟹给业之航,接着就低下头去吃饭了,业之航看他一碗饭都吃完了还在扒不禁道“我再给你添一碗。”

     温鹿原恍若未闻,他盯着面前的茶杯,有些发愣,这不对劲连温良都发现了,只不过三个人吃完整顿饭也没再人说话。

     晚上温良睡着之后,业之航走到客厅,温鹿原正躺在沙发上,双手枕在脑后,他手长脚长这么长的沙发他才勉强睡得下。

     业之航走过去给他倒了杯水放在旁边,思量再三还是问道“你大伯给你打电话,有什么要紧事么?”

     温鹿原放下一只胳膊抓住业之航的手“说是想温良了,我明天带他回去。”

     业之航顿了顿,他们之前说的是周末去,而且是三个人......

     他看着温鹿原眨了眨眼睛,许久才问道“还回来吗?”

     温鹿原顿了顿,眉宇间有些惆怅“短时间内......应该回不来了,你照顾好自己。”

     业之航点点头“好,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

     温鹿原给了他一个拥抱“抱歉,说好和你一起去看演唱会的。”

     业之航笑了笑“没关系,反正他又不止开一场。下次就好了。”

     温鹿原点了点头。

     第二天,温鹿原和温良留在家里,业之航独自去片场工作,上午十点的时间业之航接到温鹿原的短信说是快要上飞机,准备关手机了,等落地之后再联系,业之航立马回复了过去。

     不知怎么得,业之航总觉得温鹿原心事重重的,那通电话是温鹿原他大伯给他打的,业之航顿了顿,难道这和柯城有关系?

     他还记得那天,柯城恶狠狠地说会让温鹿原后悔.....以柯城的手段如果想搞温家似乎只要肯出点血,也不是不能搞的......

     这么一想,业之航也越来越慌,只是他还有通告在身,不能随便说走就走,好在这些日子的拍摄,也快差不多了,晚上收工的时候,业之航找到许导,两人吃着农家乐里的烧烤,喝两杯啤酒,业之航咬了一口羊肉串,道“许导,有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许导吃着腰子,嗯哼两声示意他说下去。

     业之航给他倒满了酒道“我想请你帮个忙,把我的戏份集中一下,争取在这个星期前拍完,你看可以吗?”

     许导停了下来“怎么啦?这么急,嫌弃这里啊?挺好的,你看咱俩还能吃个串呢。”

     业之航深吸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咱们编剧不是回去了嘛,我担心他家出点什么事,他这个人什么话都不说的,我得回去看看。”

     许导边咽腰子边点头“行,这事我帮你安排,反正你的戏也没几场,集中拍完也好。”

     业之航笑着跟他碰了一下杯“谢谢许导,后期宣传什么的我一定会努力的。”

     “好说好说”许导点了点头,又道“我是真没想到啊,当初我记得你们初次见面的时候,他还给过你下马威什么的,这才过去多久,你俩就天天绕着对方转的,因为什么啊。”

     业之航想了想“因为爱情啊。”

     许导演很守信用,业之航在剧组的戏份从原本需要三星期缩短到了一星期,当然这也意味着业之航也得加班加点工作拍戏,整部剧里他最后一个镜头在海边的那个之前就已经拍完了,在这山里拍摄的最后一个镜头,则是他沿着小路一直往前,只留给众人一个狼狈不堪却异常坚毅的背影,拍完了这一条目,业之航就算是真正的杀青了,当晚剧组一起吃了一顿好的,也算是庆祝一下,最隆重的等到庆功宴时再来。

     第二天业之航买了回市里的机票,当天上午就回到了家,他给温鹿原打电话,奇怪的是没有人接,之前明明都一直和他有联系的,业之航想了想干脆开车直接往他家里去,奇怪的是到了温鹿原家里也没人,他昨晚杀青太晚也没告诉温鹿原今天回,温鹿原平时就闷在家里写东西很少出门,现在不在家业之航一时间还真想不到他在哪。

     他在车里等了两个小时,终于等到了温鹿原的回电。

     电话一通,温鹿原的声音就在那头响起“我刚刚有点事,没接到电话,不生气哦!”

     业之航被他这哄小孩的语气逗的笑了一下,随即道“我现在在你家门口,你不在家?”

     温鹿原愣了一下“我家门口?你今天回来的?不会在我家等了我两小时吧?”

     业之航揉了揉眉心“你的问题太多了,告诉我你在哪?”

     虽然温鹿原极力掩饰,但业之航还是能听出他言语间的那丝疲惫,就好像有什么事情压在心上一般,业之航现在及其想见他,及其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温鹿原迟疑了一下“我这边有事走不开,大概过一个小时我去找你好吗?”

     业之航坚持道“我去等你,没关系的。”

     他都这么说了温鹿原也不好再推脱,他给了业之航一个地址,业之航输入导航就开车过去了,温鹿原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办公大楼,到了地方,业之航才发现这应该就是温撼天的公司,他们公司的运营都跟时尚紧紧相关,这一点业之航踏进去就立刻能感受的道,大到公司内部装潢设计,小道个人穿着,物品摆件都像是走进时尚王国。

     业之航上前跟前台接待报了温鹿原的名字,对方很快就了然了,温鹿原定是事先通知过的,前台接待把业之航带进了接待厅,还周到地给了水果和花茶招待,业之航坐在沙发上等着温鹿原,不过他确实很忙,业之航等了好一会也不见人影,倒是隔壁茶水间聚集了不少人,业之航坐的沙发背靠着他们,也没人发现他的存在。

     一个比较声音尖细的女生说道“咱们公司这回真是躺着也中枪,果然啊,有些亲戚就是不能来往,你看那个温鹿原,长得那么好看没想到那么会惹事。”

     另一个声音沉稳些,她耸耸肩“这事也不能怪他吧,我关注过他和那个业之航,之前业之航出事他还舍命相救呢,不就是喜欢人家嘛,有没犯什么错,我倒是觉得,错的是星月传媒那个渣男,明明都和小三出轨了还缠着前任不放,真是贱。”

     “那个业之航不也一样,自己感情问题处理不好还要整个公司的人给他背锅,什么人啊真是。”

     一个新来的实习生不明所以,凑了进来“你们聊什么呢?”

     那个尖细女生道“你还没得到消息吧,这些事啊,想知道还得问我们。”她顿了顿接了杯橙汁继续道“咱们公司陷入危机你总该知道吧?那搞事情的柯总前几天发邮件给董事长说了。说只要温鹿原离开他男朋友,那他立刻撤销对咱们公司的一切制约,并且这些天公司损失按十倍赔,否则他就要一直和咱们对着干,直到公司垮掉为止啊。”

     业之航深吸了一口气,剩下的他已经什么也听不见了。

     他早该想到......早该想到柯城是这样的人,当时他说温鹿原一定会后悔的时候他就该想到的,业之航后悔了,如果当时不那么冲动说温鹿原是他男朋友,也许事情就不会闹得这么僵。

     他真的和那个女人说的一样,自己的锅拉着整个公司陪他一起背,温鹿原那天接到电话一定早知道这事了,他选择自己回来,而且在这呆了那么久,他是在这上班吗?

     业之航深吸了一口气,如果温鹿原真的在这上班,那他该承受多少指责和白眼......如果换成是他,绝对一天也呆不下去。

     可是每次他给温鹿原打电话的时候,对方的语气都是那么温柔,一点不好的消息都不愿让他知道。业之航撑着额头,只觉得又心疼,又气愤。

     他越想脑子越乱,直到温鹿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小航,你回来啦。”

     温鹿原一脸欣喜,业之航猛地转头看向茶水间,里面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光了,业之航暗自松了口气,既然温鹿原不说,那他就当什么都知道,这件事,他一定会负担起一定的责任的,绝对不会让温鹿原一个人承担。

     业之航笑着四处望了望“你怎么在这?你在上班吗?”

     温鹿原点点头“我被大伯叫回来帮忙,以后......可能要从商了。”他顿了顿看向业之航的眼睛“不多赚点钱,怎么能把你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