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电影系统逆袭1
    和业之航预想的一样,拿到这份合同并没有费他多大的力气,但是别说繁小姐就连杨封对他的话都表示质疑,从买下版权到电影上映,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怎么可能。

     回去的路上杨封皱了皱眉,握着方向盘开口道“虽然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但是你跟繁小姐说的那些我是不相信的,到时候如果交不出东西,她要反咬你一口,那版权费就好比扔海里了。”

     业之航本身是没有钱的,但好在娱乐圈里身价高的朋友,他有很多,如果不是因为不得已,他也绝对不会去开口,事情到这个地步,就只许成功了。

     “我自有分寸。”

     杨封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握紧了方向盘。

     业之航离开的时候,温鹿原说过晚上会来找他,但是没有出乎业之航的预料,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脱不开身。

     业之航拿到了剧本,立刻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天整夜,杨封每次来都只能把一些吃的放在房间外,运气好的时候能说上两句话。

     在杨封的心里,业之航从来不是一个责任心突出的人,他会选择这样逃避,其实杨封一点也不意外,虽然如此,但业之航交代下来的东西他一样都没落下,紧锣密鼓的宣传,排影期,这短短一个星期的工作量都能超过他一两年的了。

     门外传来关门的声音,业之航从沙发上起身,进卫生间洗了把脸。

     他果然还是小看路易威登了,短短十五分钟七十三个镜头就这么呈现在了他眼前,整部片子的制作下来,路易威登只花了不到一天的时间,百分之百还原原作中的每一个细节。

     业之航洗完脸刷完牙把杨封带来的不知道是午餐还是晚餐的饭给吃了,又继续进入系统和路易威登交流,虽然路易威登做了百分之八十的工作,但是剩下的一部分还是要业之航自己来完成,整部半成品片子时长长达三个小时。这些都要业之航来剪辑。

     比起坐在电脑前一帧一帧画面的切,业之航这个就要真实的多,他全程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觉看着这些画面。

     这是个很奇特的事情,他像一个幽灵,低头也看不见自己的身体,有时候视线甚至会出现在半空中,俯视着银杏树的叶子慢慢变黄。看着男主角在阴暗的房间里一根一根地抽着烟,日复一日。

     业之航很少看爱情片,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他被这部片子吸引了。

     这种晦暗,阴郁,结局却最能给人带来希望的片子,似乎特别能引起大脑的共鸣。

     特别是最后,男主角挣扎着活了许多年,终于决定结束掉自己的生命,送进医院的那一刻,业之航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一种异常惆怅的思绪回荡在脑子里,好在他的心上人在最后一刻释怀了,之前的所有都没力气去计较。

     最后男主角得到了救赎,他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业之航看着这些场景好像觉得迎面吹来的微风都是温暖的,带着一直新生的力量。

     业之航看完所有的画面专门给樊星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她写的东西让他非常动容。

     繁星轻笑着说谢谢,随后道“爱情是最能救赎人的东西,它能让人在一念之间入地狱亦或是上天堂。”

     繁星毕竟是搞艺术创作的,业之航的思想境界确实跟不上,不过他也没细想,只要电影好看他就不愁卖不出好价钱。

     路易威登站在一旁,他一直都陪着业之航,即便对这些东西并不感兴趣。

     业之航很感激他,这个世界上他最该感谢的人就是路易威登。

     一个星期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剪辑工作比他想象的困难得多,加上他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很多东西都需要反复的去琢磨,哪个镜头该剪该删他都是靠着感觉来的。

     不过还好,路易威登看过剪出来的片子,他有些惊讶,他觉得被业之航剪过的片子比百分百还原的还要好,那些暧昧的更加暧昧,清晰的也更加简洁明了,没有一丝拖泥带水。

     业之航不知道他的话可信不可信,但他也没有时间想那么多。

     杨封第七天早上到业之航家里的时候,和以往不同业之航没有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换了一身西服,杨封进门的时候化妆师正在给他修剪头发,没多久,一个干净清爽十分干练的业之航出现在杨封眼前,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眼前的人给他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特别是他的眼神驾定,自信。

     和以往完全不同。

     业之航把一个硬盘交到杨封手里

     “这是样片,你尽快安排下去,确保明晚能准时上映。”

     杨封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你说这是样片?你真的搞出来了,这么短的时间你上哪弄的??”

     业之航正了正领带“你别管这些,按照我说的去做。还有片子是3d的,不要弄混了。”

     杨封深吸了口气,还是决定暂时不纠结,不过还是问道“我没记错的话,这是爱情片吧!一般这种类型都不会用3d的,何况3d的票价高,我们又没多大宣传,我怕……”

     “没关系。”业之航转过头来看他,嘴角带着一丝笃定又自信的笑意。“按我说的去做,我有信心,能做到这个季度票房最佳。”

     杨封喉结微动,如果真的像业之航说得这样,那他们恐怕真的会赚翻了。

     等下他也不再说别的,抱着硬盘跟宝贝似的搂在怀里,开车走了。

     人都走了以后,业之航坐在沙发上,他今天本来可以不用收拾的那么好的,这轻松的日子也算是最后一天了,从今往后一定有许多是非与他相伴。不过,他对此并不在意。

     就像繁星说的,爱情,是最能救赎人的东西。他现在极其想见到那个能救他的人,能让他放弃怨恨,相信未来的人。

     车子开到温氏集团的楼下,从后视镜里他看了看自己,满意的笑了一声之后开了车门。

     温鹿原外表看似冷淡,其实是个相当粘人的家伙,这几天,只要温鹿原稍有停顿都会给业之航发短信,电话还是没时间打的。

     而业之航则一直逼迫自己不去回复,前两天是关键时期,他不想分神,弄得最后什么也做不成。

     不过每天凌晨三四点,他准备睡觉的时候,都会把温鹿原发来的消息看一遍,越是危急时刻,人的心思才会越容易被察觉。

     他觉得,对于温鹿原,他可能是真的喜欢的,也许现在还没有那么深刻。但时间还长,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去创造回忆。

     业之航进了大厦,直奔前台。

     前台小姐抬头露出雪白的牙齿,视线触及到业之航时竟然微微脸红了。

     业之航笑了笑“我找温鹿原,他在吗?”

     业忽然想着,登门拜访,竟然空着手来,有些不应该,不过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前台小姐卡壳了一下,随即道“温经理和其他几个董事一会出去喝早茶,这个点还没回来呢!”

     业之航看了看时间,十点多。

     眼下的情况,竟然还有心情喝早茶?

     “可是跟同事一起吗?”

     前台接待看过他们两的新闻,自己懂得,你没什么好避讳的。就如实相告“还有春禾集团的秦少东家,他最近经常往这跑,应该会和我们公司有合作。”

     春禾,秦少东家?

     业之航手指敲了敲桌面,如果和他想的是同一个人,那说起来这个人和业之航还有些渊源呢。

     那还是他跟着柯城的时候,和柯城比起来这个秦家公子真是一路含着金汤匙长大的。

     业之航曾有幸见过他一面,那是在一个酒会上,柯城领着业之航去给他敬酒,比起柯城,秦家虽然与他不是一个领域,感觉更加的根深蒂固,地位也不可同日而语。

     当时秦家少东家多喝了几杯,看见他半拥着的业之航,没忍住轻笑了一下,下一刻业之航只听见他说“柯总的品味果然不一般。”随后他压低了声音道“几百块?”

     正当业之航觉得被冒犯,柯城也皱起眉头的时候,秦少东家笑着举起香槟“我说的是你的表。”

     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货真价实的让你找不出反驳的话。

     业之航轻笑了一声,他正想去待客厅等着,忽然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笑声。

     温鹿原回来了,他站在一行人的最右侧,除了几个董事站在他身边的还有秦少东家,他们低着头,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秦少东家笑意正浓,温鹿原也勾着嘴角,显然心情不差。

     一行人走了几步,温鹿原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忽然抬起来头,看到业之航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落到业之航眼里,他甚至觉得,如果不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温鹿原恐怕要冲的大喊出声了。

     好在他压抑了一下,虽然出口的声音依旧不小。

     “之航,你来了!”

     温鹿原没有丝毫犹豫,抛下身边的董事,和谈话谈到一半的秦少东家直奔他而来。

     业之航笑着看他,对不相干的事情,他自然也不会分出多余的精力。

     “特意来找你的。”

     温鹿原的目光笑莹莹的,他上下打量了半天,终于没忍住道

     “我男朋友,可真帅。”

     业之航心里升起一种自豪感,那当然,他来之前可是悉心打扮过的。

     董事会的听不下去,皱眉道

     “鹿原,这里是公司。你这样成何体统?何况小秦还在呢。”

     温鹿原抬起头“嗯?这关他什么事?”

     业之航若有所思地看向秦少东家轻声道“是啊,关他什么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