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体育课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对大多数男生来说,尤其是学渣,体育课是他们最最喜爱的一门功课。即便有噩梦一般的长跑,耍猴戏似的广播体操,可只要能离开烦恼的学习,哪怕只有一节课,那也令人发自内心的欢呼雀跃。

     第三节课一下课,男生们便齐齐奔向操场,付天地抱着不知道藏哪的篮球振臂高呼:“篮球开组!”于是男生们赢粮景从,就连心态正在默默向成年人转变的叶凡也情不自禁的被这股热情所感染,立刻把睡意抛到九霄云外,跟着快步走向篮球场,趁着没上课前碰几下篮球。

     体育课上体育老师会有课业要教授,不会45分钟都放任学生自由在操场上活动。绝大多数学校里篮球都比足球更受学生们的青睐,他们抓紧一切时间打篮球,午间、黄昏、夜自修放学,叶凡因着氛围也会参与班级里的篮球活动,不过水平就跟他的成绩一样糟糕。

     叶凡现在的身高是1.68米,不高,说矮也算不上,体重是47KG,身材中等。在他的印象里大学期间他会长到1.72米,体重在毕业几年后会达到67KG,最终的时候接近75KG,称得上是小胖了。

     如今的身材在打篮球的时候没什么优势,加上叶凡又不太热爱这项运动,基本上他就是个凑人头的角色,可有可无。上课前的几分钟时间大家一般都是在投篮热身,有活泼的同学会表演上篮,叶凡只是一个人找个不怎么稠密的方向站着,有球掉到他这边便拿到手里,对准篮筐稍微瞄一眼便扔了出去,姿势很难看。

     海岩县直到2015年才有了第一届民间组织的篮球赛,有赞助商冠名,奖金够吃好几顿宵夜,吸引了无数篮球爱好者参赛,在火热的夏季挥汗如雨。那个时候叶凡已然是个体能孱弱的小胖了,偶尔路过体育馆听到里面山呼一般的呐喊与叫好,心中都会遐想起学生的时光——一晃七八年没碰过篮球了。

     “砰!”

     叶凡习惯性的开了小差,不长眼的篮球挑准时机猛地砸到他的额头上,直砸的他晕到七荤八素都品味不出来了。

     “哈,叶凡你没事吧,刚才想什么呢!”

     付天地直爽的声音传来,事实上哪怕他不吱声,从这力道上叶凡也能猜出祸首是哪几个人之一。除了这几个运动达人之外,像他们这些打酱油的,球都拿捏不稳,别说掷出如此有劲的球路了。

     “没事儿!”

     叶凡从地上捡起球,回忆着《灌篮高手》里面的投篮姿势,左手托着球,视线对准篮筐,右手猛地发力。

     “咻!”

     三不沾!

     “你这种不怎么打篮球的,还是别用标准姿势的好,发力点不好掌握,还是怎么顺手怎么来吧!”

     似乎是对于刚才重重地砸了叶凡一下有些抱歉,付天地走到他身边诚恳的说道。叶凡对他微微一笑,不以为意。

     “叮铃铃……”

     上课了,体育老师大摇大摆地来到操场,同学们抓紧时间投完最后几个球便集中到他跟前,一个个站的歪歪斜斜,你蹭我一下,我推你一记,闹闹哄哄的。

     “绕篮球场跑四圈!”

     体育老师先组织大家热身,因为赔偿问题没有谈拢,学校的400米塑胶跑道大操场末端被一幢农民自建房隔开,体育课只能在水泥篮球场上进行。

     “如果体育课没有跑步,只打篮球多好啊!”

     同学们垂头丧气的跑着,一星期两节的体育课根本无法满足学生的体质锻炼,除了付天地那几个运动达人,其他人跑上两三百米就会气喘吁吁话都说不清楚了,40多个人的队伍一路被拉长到40多米。耍小聪明的同学会趁体育老师注视队伍末端时抄捷径少跑几十米路,对此体育老师是睁只眼闭只眼,反正体育课在高中阶段可有可无,能完成教程就好。

     “呼哧……呼哧……”

     往常叶凡会跟在抄捷径的同学后面迅速缩短热身距离,今次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一个人老老实实的绕着水泥篮球场的边角线跑着,远远的落在大部队后面。400米的路程说短不短,抄捷径的同学们很快追上了叶凡和女生,有几个女同学灵机一动也混进了大部队里,提前一圈跑完了热身。

     “热身”完的同学们陆续归队,只有叶凡和十几个女同学最后绕着篮球场跑着最后一圈。随着空气的大量注入,他只觉着胸口开始疼痛起来,呼出的气都好像带着血丝,嘴里阵阵苦涩。最后几十米距离脚底就跟灌了铅似得,每一步都无比沉重,甚至有种下一秒钟就会一个踉跄摔倒在地的错觉。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终于跑完了全程,叶凡心脏以一秒钟两跳的速度剧烈运动着,他静静地站立不动,汗珠跟开了闸似得从他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里淌出来,泄了一地。他脱掉外套放到旁边的单杠上,仅仅是二十米来回的功夫,里面内衣就湿透了。他慢慢的踱回队列中,直觉着双腿颤抖的厉害,身形有点儿不太稳当。

     “我们先复习下上节课教的新的广播体操。”

     体育老师打开收音机,慷慨激昂的音乐从里面响起,听在同学们耳中却像是羞耻魔音。体育课代表付天地一丝不苟的站在队列前面摆动四肢,表情无比扭曲,脸上红通通的,直觉着像是脱光了在大街上裸奔。在蔑视一切规则秩序的同学们眼中,广播体操简直是羞耻表演,腿抬这么高,手挥来挥去的动作傻的不行,坚决不能认真执行。

     于是,高抬腿的踢腿运动只是稍稍抬了二三十公分意思一下便放下了,伸展运动软绵绵地挥一下手,堪堪举过头顶便急忙收回,只有付天地一个人咬牙切齿地在40几个人面前出丑。

     [等等……]

     忽然,付天地眼中看到了一个人,那个人的神情是如此专注,他的动作跟着自己一举一动同步摇曳,动作虽然不是很标准,却有一股巍然意志浸润其中。受他的影响,付天地的腰板挺得更直了,双手也挥舞的更加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