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0.No Boundaries
    6点30分。

     叶凡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是拿过手机,右手大拇指按住屏幕,掌肚扣住手机键盘,从左边划向右边,想看看从昨晚他睡着到早上地球上都发生了些什么。然而他静静等候了两秒钟,Nokia的屏幕依然漆黑一片,什么也没有发生。

     叶凡楞了一下,忽然间有种庄周梦蝶,亦或是蝶梦庄周的感觉。他在键盘上摁了几下,屏幕亮了,果不其然一条短信、一个未接电话都没有,每天都是这样。

     大多时候,只有叶凡给女生发短信,然后她们才会客套的回复。所以他每次发短信的时候都要绞尽脑汁,承上启下,既紧扣主题,又要有新的联想,这样才能让女生有回复的兴趣。每次他都会在心里吐槽自己:[如果语文写作有那么专心致志,考及格肯定不是问题。]

     偶尔叶凡会欣喜若狂的接到一些希奇古怪的来电,这些来电都是“学生网”里的其他用户。通常都是月底的时候,无聊的人会趁着月租没打完到处乱拨号码,逮着一个妹子算一个。按道理说叶凡这类人加学生网都是亏钱的,几乎没有人会与他长时间通话,但他总是怀揣着希冀,大不了一个月5块月租费浪费掉。

     “啷里个啷……”

     叶凡正刷着牙,手机闹钟响了。高中时的他起床一般都会比闹钟早五分钟,这样会有一种跑赢时间的优越感。

     7点05分。

     叶凡骑着自行车来到经常光顾的一家包子店,好友金立刚买好早点。叶凡花2块钱买了1荤1素两个包子,啃了两口,才觉得彻骨的寒意逐渐消退,肚子里暖洋洋的,二人结伴骑行。

     叶凡父母的单位都有早餐供应,叶母出于无法照顾好孩子的惭愧,曾经表示要远离食堂天天早起给叶凡做早餐,这一建议被他坚决拒绝。开玩笑,每天父母给他的早餐钱是4块,他吃2块省下2块,可以去网吧上1小时网呢!

     这两天寒潮来袭,叶凡即便穿着棉毛裤也觉得寒意渗入心底,没有手套保护的指关节被冻得硬梆梆的。他心底无比厌恶此刻的生活,总觉着自己不应该遭这种罪。这股情绪来的莫名其妙,在十字路口的红灯处他停下仔细琢磨,才想明白自己未来是有座驾的,到那时候确实很少有忽冷忽雨的遭遇了。

     一路无话,直到来到校门口时,金立才叫住了叶凡,放了两本玄幻小说到他的背包里面。前几天不知道为啥教导主任亲临校门口检查仪容仪表,他心血来潮地抽检了几个学生的书包,没收了几本言情小说,这一举措令得他们这些租书党成了惊弓之鸟。一本10万字的玄幻小说押金20元,被没收了那就得挨一天的饿。

     有惊无险地进了校门,今天教导主任不知为啥没来,这令得金立长舒了一口气。在停车场停好车,叶凡把两本书拿出来还给金立,金立却推辞着说:“这本《星辰变》你不是早就想看了吗,我昨晚看完了,上午借给你看吧。”

     叶凡闻言思绪一阵恍惚,《星辰变》《寸芒》《盘龙》这几本我吃西红柿的早期作品曾经令他如痴如狂,在租书店里那是炙手可热,夜自修下课去的晚了经常被别人借走了,经常到货十天半个月了才有机会抢到。有几次他们不得不发动群众的力量提前跟店主打好招呼,等书到店了给他们留一留,急不可耐地想知道后续剧情。

     在现如今,看玄幻小说还是一宗罪,得偷偷摸摸的进行。比起看金庸小说的不务正业来,许多玄幻小说扣人心弦的暧昧、侠义描写让叶凡这个年纪的学生心驰神往,欲罢不能。孰不知几年后以我吃西红柿为代表的“中原五白”经常被梦想码字成神的写手们当作信仰崇拜,一如今日的韩寒是差生心目中如日中天的偶像。

     “好吧……”

     面对金立的好意,叶凡收下了小说。二人慢吞吞的踱进教室,认真的同学早已正襟危坐在背英语单词了。他从课桌里拿出英语书,瞄了瞄黄雅婧摊开的页数,翻到今天将要学习的章节,下意识的扫过一眼,配合插图他立刻明白这篇课文讲的是大科学家霍金的故事。

     从高一到高三,除了文综之外,只有语文他经常考及格,英语好像有几次运气奇佳选择题蒙对率特别高及格过几次,数学则是一次都没及格过。

     如果说有哪门功课是叶凡离开校园进入社会后不退反进的,那肯定就是英语了。他舅舅的塑料厂规模虽小,但仗着地处塑料王国的优势,也曾接待过几批外宾。加上几年后《变形金刚》《X战警》等好莱坞大片狂轰滥炸,对英语不再抵触的叶凡发现自己拼读单词的水平大大提高。有一次到亲戚家做客晚辈向他请教英语题,尴尬的他接过试卷惊讶地发现阅读理解竟能看懂十之七八,联系上下文竟可以把全文意思勉强解释的通。

     “U?R?twenty-one?years?old?and?a?promising?graduate?student……”

     “……?I?needed?a?job,?and?in?order?to?get?a?job,?I?needed?a?PhD.”

     磕磕碰碰的朗读下来,遇上不懂的单词以他遍受美国大片和美剧的熏陶读音也能拼个大概。读完后翻到课本最后对了对陌生单词的音标,发现拼读基本无误,这让叶凡很是欣慰。

     叶凡嘴角上扬,抬起头来,眼神刚好和转过头的黄雅婧对上,他自信的笑笑道:“怎么了?今天我很帅吗?”

     “切,臭美!”

     黄雅婧骄傲地耸了耸鼻子,表现出一副不屑的样子,然后从头到脚的审视了一遍叶凡,好奇地问道:“今天你的表现不一样啊?”

     “那当然!”

     叶凡傲娇地自我夸耀道:“我可是要好好学习,考快班的好学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