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斩恶虎七杀建功,夺营寨计胜一筹
    “椤顼,你可有什么心愿未了?”庞飞虎肩扛环刀,像个刽子手俯视椤顼问。椤顼擦去嘴角血迹,道:“现在的确有一个心愿难了。”“哈哈哈,说。若是爷爷能帮你办的,自会帮你。”“是吗?”椤顼也笑起来,狠道:“这心愿就是要你项上人头一用。”说完架起魔蛟杀上。

     既已知道再用雷霆刀法肯定不能战败庞飞虎,椤顼便使出了才练四招的龙魂七杀,虽未完全领悟真意,现在却没有办法,只能用它对敌了。

     “独龙盘山”椤顼舞动魔蛟,刀光飞掠庞飞虎双腿而去。这是什么招数?庞飞虎自问行走江湖多年,也是见多识广,专攻下盘的刀法肯定见过,可是椤顼这一招给他的感觉却有点看不透。是破他,还是躲他?所谓:一力降十会,破!庞飞虎大吼一声,环刀斩中魔蛟。“哼哼,不过如此。”虽然看不透,但是刀被切中,这招焉能不破。

     椤顼看着庞飞虎一脸不屑,心中一笑。脚下发力,手中魔蛟随着庞飞虎的力道,身影一闪,来到左侧,仍是一刀横砍。“破”庞飞虎大惊,环刀再要去砍魔蛟,却没有中,椤顼这时已悬空在庞飞虎身后,魔蛟高举,恰似一颗怒吼龙头,要把庞飞虎整个吞吃一般。

     庞飞虎一刀不中,感觉脑后生风,心中大骇之下,俯身就地来了个赖驴打滚,虽不雅观却能救命。椤顼落地不停,左右晃动间,已将龙魂七杀第二招双龙抢珠使出。这招妙在一个抢字,人在左右晃动,却如苍鹰俯冲急速杀来。这边庞飞虎刚一站稳,椤顼已经杀到眼前,只见左中右各有幽光闪烁,也不知那边才是杀招。

     “环顾八方”仓促间使出连环刀法第四招,因为缺少了第三招“银龙破海”的气势,这招威力大减,好在刀影环顾周身,应该能挡下这招。“当当”左右两刀竟然都是实的,好在挡住了。庞飞虎心中略安。“噗呲”正在庞飞虎稳住心神要往后退时,胸前黑光一闪,一道人影,一道血箭冲天而起。腾腾腾,庞飞虎连退三步,顾不得胸口伤痕,举着环刀防备。

     椤顼一刀得手,气势不停,使出龙魂七杀第三招,魔影重重,身形在半空中翻转一圈后展开,状若黑龙。魔蛟一重重劈砍下来,“当,当,当。”连着三声,庞飞虎却只退出半步,双腿气力不支,“嘭”的一声跪在地上,举着环刀的双臂微微颤抖,嘴角鲜血溢出。椤顼落地后,也觉得诧异,这刀威力有这么大吗?当然是没有,庞飞虎已经被石梁等人磨了两个多小时,气力很难维持,加上对龙魂七杀不了解,才会先后受伤。

     看着庞飞虎跪地不起,椤顼笑道:“庞寨主,无需此等大礼。”“椤顼小儿……”庞飞虎大怒,却又无奈,胸口伤势严重,自己气力不济,现在只能示弱,希望能活着回去卷土重来。“哈哈哈,”看着庞飞虎阴晴不定的脸色,椤顼大笑,把刚刚的郁闷,怨气重重吐出,说:“庞飞虎,你恃强凌弱,我藏龙谷好心依附你飞虎寨,你却强取豪夺,如今又率兵杀来,欲要置我等与死地。可想过会有这样的下场。”“椤顼兄弟,老庞也是一时糊涂,都是手下人贪财忘义,放我一马,他日备下重礼亲自登门谢罪。”庞飞虎也是奸猾之人,眼看形势不利,手下虽然还有千号弟兄,但是自己已经没有战斗力,索性认栽服软。

     “恩,”椤顼提着魔蛟,缓缓走到庞飞虎身边,说:“庞寨主既然已经知错,那我也不好为难。”说着已经来到庞飞虎身边。庞飞虎一听有戏,笑道:“椤顼兄弟,所谓不打不相识,你这个兄弟我认了。听说藏龙谷现在人多粮少,飞虎寨以后就是藏龙谷的粮仓,我回去马上让人送两千担粮食过来。”说着,用环刀拄地,双手扶着想要站起来。

     就是现在。椤顼手气刀落,庞飞虎项上人头滚落在地。“寨主!”在场除了公孙旦,或是疑惑,或是惊恐。刚才两人称兄道弟怎么就给杀了。椤顼经历生生死死,心性自然狠辣,若是放虎归山,藏龙谷必然没有抵挡庞飞虎的能力,自己报仇的希望也将断绝,更遑论好好活着。

     椤顼提着庞飞虎的人头大声说:“飞虎寨的兄弟,庞飞虎已经死了,难道还要再斗个你死我活吗?”此话一出,明显就是放下武器投降免死。但是自己这边还有千号人,对方也就四五百,战还是不战?“诸位,再战下去有什么意思?就算把我们都杀了,你们回去会有什么结果?寨主战死,飞虎寨必将内乱,回去也是要自相厮杀。”公孙旦走出来说。正在飞虎寨众人游移不定的时候,后方出来一队人,正是伯胥来了。“军师”飞虎寨一个头目看到来人喊道。“军师……”“诸位兄弟,”伯胥拱拱手说:“不错,我已经投靠藏龙谷了。”说完飞虎寨众人开始小声议论,庞飞虎待伯胥不薄,在寨中等同副寨主,更为寨子出谋划策经营数十年,怎的一朝叛离。

     “如果诸位舍不下飞虎寨的亲朋家当,那就无需多虑。”伯胥笑着说:“因为椤顼当家今晚就会破了飞虎寨。”“什么?”这一句话确实有点石破天惊。

     椤顼接着说:“不错,正如军师所言。今夜就攻破飞虎寨。”“藏龙谷当家的,不是我小瞧你们,就凭你们这点人,恐怕寨门都破不了。”“所以还要仰仗诸位了。如果诸位能助我破寨,可取寨中钱财十分之一。”“好,希望当家的信守承诺。”一名头目大叫。现在形势已定,回不回去跟谁回去都免不了一场争斗,而且战斗多时,索性投降了藏龙谷,休息片刻,到时候真能助其拿下飞虎寨还有许多赏赐。

     寨中兵卒投降,双方罢兵回谷,谷口早已摆上酒席,大家厮杀多时早已饥渴,也不管身上血迹,开始大快朵颐。

     “大哥,飞虎寨如何攻破?”石梁问了句。在座的几位都停下筷子看向椤顼。“哈哈哈,军师早有妙计。”椤顼喝了口酒,看向伯胥,这一眼,意味深深。为何回到谷中就已经摆好酒宴,就算战场出了结果回来报信也不能这么快就准备好一千多人的饭菜吧,再说谷中如何能确定椤顼一行必能获胜。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自己都已经有了必死之心,谷中有所准备于情于理都不过分。但是伯胥这人多智,如果不能为我所用,定然留他不得。

     伯胥叹了口气,说:“只需假扮飞虎寨的人,说已经拿下藏龙谷,赚开寨门,我会出面集合寨中人,拿出庞飞虎人头,飞虎寨定矣。”说完拿起酒杯,对椤顼说:“椤顼兄弟……”还没说完,椤顼也端起酒杯,看着伯胥说:“军师无需客气。”椤顼当然知道他要说什么,有些话说了不如不说。既然伯胥知道自己的意思,现在献计敬酒,说明他已经愿意一心一意为藏龙谷着想,那就够了,椤顼也不是小气的人。

     酒足饭饱,椤顼和伯胥连着几位战将带着一千兵马去往飞虎寨。“门外何人?”“可是丁统领当值?在下王飞。”“哦,王飞兄弟,藏龙谷可是拿下了。”“当然,”王飞说:“寨主正在藏龙谷休息,明早回寨。劳烦丁统领打开寨门,放我等进去。“好说。”丁统领不疑有他,命令手下小卒打开了寨门。

     “走”王飞看了看人群中的椤顼等人,率先进寨去了。“狼松,带人拿下寨门。”一行人径直来到寨中广场,伯胥说:“王统领,敲钟集合。”“嗡嗡嗡”钟鸣三声,寨中各处本已睡下之人,赶紧起身赶来。至于那丁统领却被狼松给杀了。

     “王飞,大半夜的为何敲钟?”一个大汉看见王飞大叫。“军师有话要说。”“军师?”大汉疑惑,“军师不是被藏龙谷收了去吗?”“哈哈哈,吴猛兄弟,别来无恙啊。”伯胥站出来说。“你怎么回来了?寨主呢?”伯胥只是笑着并不说话。这时椤顼一步迈出,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说:“庞寨主在此。”广场上少说也有三千号人,看到庞飞虎的人头大吃一惊,转身就要去抄家伙。众人刚动,锣声响处一排排兵卒张弓架弩将广场围住。

     “诸位莫惊,”伯胥双手向下压了压说:“这位就是藏龙谷当家椤顼。庞飞虎所领两千精锐一千战死,一千投降。椤当家不想再造杀孽,所以希望诸位弃暗投明。”顿了顿,伯胥接着说:“诸位在飞虎寨久的有几十年,短的也有三五年了,不想这寨子毁于一旦吧。诸位也有家人朋友在此,这飞虎寨用于耕种的土地根本养不活这么多人,每天打家劫舍,你们习以为常,但是家里人就不担心吗?现在天下将乱,藏龙谷方圆百里,皆可耕种,如果将寨中老弱妇孺移居藏龙谷,妇女种田织布,青壮驻扎飞虎寨,藏龙谷口两处,便是王府铁鹰军也难攻下。到时有志者可随椤顼当家逐鹿天下,拜将封侯也未必不可能啊。”一席话,本来躁动的人群慢慢安静下来。

     这时石角来到椤顼身边,告诉他已经拿下兵库粮仓,却为寻见金银珠宝之类。“未找到。”椤顼疑惑看向伯胥。“椤顼当家不要着急,钱财被庞飞虎藏在地下,等此间事了,我带你过去。”伯胥微微一笑解开椤顼疑惑。

     “军师说的倒也有理。”吴猛说:“不过让这个毛都没有长齐的小子当家,我不服。”吴猛揉着拳头又说:“要是能在我手中走上几招不败的话,还差不多。”伯胥皱眉,看着椤顼,他并不知道椤顼凭一己之力斩杀庞飞虎,有点担心。椤顼却说:“没问题。”“哈哈哈,好小子。”吴猛大叫:“取我的枪来。”“吴猛武力了得,是仅次于庞飞虎的存在,寨中一直都把他叫二当家的。抢术也出神入化,不如……”伯胥没有往下说,“无妨!”椤顼动了动左肩笑道。

     众人退后,留出一片空地,这时枪也取来。“哈哈哈,小子,我这杆枪通体纯铁打造,重量就有三十五斤,一会伤着你,可别哭鼻子。”吴猛拿着铁枪抖出几朵枪花,笑道。“请吴大哥赐教。”椤顼抽出魔蛟,拱手说了声赐教,两人便斗在一起。

     吴猛这人不像庞飞虎那般狡诈阴狠,上来并不是招招夺命,更像是与友人切磋一般,所以椤顼并未使出龙魂七杀,只把雷霆刀法使出,经过连番打斗,雷霆刀法的真意早已熟练,现在用出更是行云流水。

     “锵”刀枪碰撞后分开,吴猛说:“有两下子,给你看看我真正的实力。”吴猛不再游戏,一枪直捣黄龙,椤顼也将龙魂七杀第一招使出,两人早已对了上百招,伯胥看了暗暗点头,椤顼的实力不错。

     “石角兄弟,椤顼当家有几分胜算?”伯胥转头问了石角一句。“大哥实力我知道,不过吴猛枪法怎样倒是不清楚。”石角盯着场中二人说:“要是跟庞飞虎一个级数,那大哥肯定能胜。”伯胥不太信,心想椤顼小小年纪,如今才不过十七八岁,怎么可能胜得了吴猛跟庞飞虎。摇摇头接着看向场中。

     “龙魂之怒”“一枪断江”“嘭”椤顼身形被震的退出十米,嘴角溢出一缕鲜血,伤上加伤。吴猛只退出五米。但是吴猛心里大吃一惊,虽然自己只退了五米,看似胜了,其实是他压住胸中翻江倒海般的气劲,已经受了内伤,喉头一甜,一口鲜血硬是被他给咽了回去,脸色憋得通红。

     “吴大哥,还要战吗?”椤顼擦去血迹笑着说。吴猛长枪拄地,脸色惨白的摇着头,最后憋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才慢慢好转。歇了一会说:“椤顼当家,我老吴服了。”说完转过身,对着身后飞虎寨几千兵卒说:“你们谁不服的,先过了我这关。”“我等愿尊椤顼当家。”“好,”伯胥看了看椤顼说:“都散了吧,三日后各位头领请到好汉堂一聚。”然后又拱手对着椤顼说:“恭喜椤顼当家!”“多亏军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