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藏龙谷中阴阳谋定,飞虎寨里杀出精兵
    藏龙谷中探子将西城形势说出,椤顼大笑说:“哈哈~天助我也。”接着备好粮米让公孙旦去引庞飞虎来,又让蒙元乐辽带三百人在林中埋伏就等庞飞虎到来。

     “养叔,小三,太丁,明日随我在谷口迎接庞大寨主,,记住率一百老弱就行,其余众将分别埋伏在谷口两侧,看我的手势为号,将来者皆杀之。”

     “石角兄弟,这么早就起来了,在寨中可还习惯?。”庞飞虎问。“在庞寨主这里那可真叫一享受。”“呵呵呵,喝几杯去。”“报,寨门外有个叫公孙旦的人求见。”“总算来信了,莫不是你藏龙谷的椤顼哥不想借粮吧。”庞飞虎阴沉地盯着石角。“怎么会呢,大王一声令下,藏龙谷皆愿为大王效命,何况区区一点粮草。”

     “庞寨主,”公孙旦行礼道:“藏龙谷听闻大王下令,皆争先献粮,可藏龙谷人少民疲,仅得一千两百担,望大王点收。”

     “哈哈哈……”庞飞虎转怒为喜说道:“好,何时验收?”“椤顼大哥说后日即可,希望大王亲至,好让藏龙谷百姓一睹大王威仪。”“好。哈哈,你回去告诉椤顼,我一定到。”“是,在下告辞。”

     石角拱手道:“恭喜大王。”伯胥却道:“属下以为由椤顼亲自送来为妙。”“军师何必太过小心,量他藏龙谷区区千人能有何为,今日我亲率两千精兵前往,还须军师坐镇寨中。哈哈……”“听说椤顼武功卓绝若有不逊,吉凶难料。且让椤顼至此,一则可陈兵以慑其志,二则可留其兵将于此为我所用,三则可以护送为名占据藏龙谷为我有,藏龙谷地方百里,三面环山,据险为守,此形胜之地进可攻退可守,希望寨主三思。”

     “大王不可听此。”石角要端茶碗的手一抖,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扶住桌子说:“大王若让椤顼送粮至此,多有不便:一是藏龙谷百姓欲观大王威仪而大王拒之,有失民望;二是留其将于此,不能为己所用,反而会有危险;三是分兵据守藏龙谷则飞虎寨兵力减少,若有人想谋害大王,篡夺寨主之位,到时恐怕您也无能为力了,并且藏龙谷为西城所忌,必将攻打他,如果大王占据那里,那么西城兵攻打的就是您了,大王不如亲自去取粮,让藏龙谷自守之,就算西城兵来攻打藏龙谷,大王也可置身在外。”

     “恩。”庞飞虎端着酒杯,斜着眼盯着伯胥,又看看石角,手中酒杯突然掉落,一脸痛苦捂着肚子说:“哎呀~肚子好痛!”“寨主怎么了?”伯胥问道。“可能是吃坏东西了,没关系,后日取粮,烦劳军师代我走一趟吧!”“是”伯胥答道。他当然看出庞飞虎在装病,也知道石角一席话已经让庞飞虎对自己起了戒心,此去若椤顼打飞虎寨的主意,那自己必死无疑,“该怎办么办呢?”伯胥心道。

     “大哥,你说庞飞虎会不会来”公孙旦问道。“听说他有个军师足智多谋,要是他知道这事,庞飞虎可能来不了。”“那怎么办?还打飞虎寨嘛?”狼松又问。“先看看来人是谁吧!若天助我就让庞飞虎或他的军师来,若天不助我,就让石角来押粮回去。”“石角?”“报,飞虎寨军师率两千精兵前来取粮。”探子匆匆来报。“好,哈哈哈,好,兄弟们走,去迎迎。”

     “不知军师大驾光临,有失远迎,罪过罪过。石角兄弟,带飞虎寨的兄弟去休息。军师请。”“请。”“军师此来庞寨主有何吩咐?军师尽管说,能办到的我藏龙谷定全力以赴。”“哼,少在这里虚情假意,你两边的伏兵就是为飞虎寨效力用的?”“恩?”椤顼大惊,“军师说笑了。”“带上来。”伯胥道。

     “进去”飞虎寨喽喽推搡着一人进来。“此人可是你藏龙谷的人呀。”“呵呵,既然你已知晓,还敢前来送死。”椤顼道。所谓“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动手”椤顼一摆手。“铮~”宝刀出鞘,便要砍下。

     石角回来见此忙道:“大哥且慢。”石角拉着椤顼到一边轻声将飞虎寨中发生的事说了一遍。椤顼听后脸色阴晴不定,最后还是走到伯胥面前说:“伯胥兄,小弟鲁莽,望兄长见谅。”跟着端起一碗酒说:“望兄长满饮此酒,勿怪小弟。”伯胥却正眼也不看他一下,椤顼给石角使了个眼色,石角上前说:“刚才也是情有可原,伯胥兄别生气了。”椤顼看伯胥依然不做声,又抽出配刀,说:“请伯胥兄砍我以解怒气。”“大哥!”公孙旦等人相劝,却被椤顼制止。

     伯胥站起来,拿起刀反复看了看,又盯住椤顼眼神闪烁。许久后才对椤顼笑道:“你的心意我领了,刚才只是试你的心胸如何,莫怪。”“伯胥兄客气啦。小三让埋伏的人都出来吧。”“将军随我去安抚一下飞虎寨的两千精兵吧。”

     “众位兄弟,我伯胥无能,庞飞虎派我等前来名为取粮,实为攻打藏龙谷,虽然我们人多势众,但是你们看看四周。”伯胥说着,只见四面旗帜招展,飞虎寨两千人已被围困当中,见此情形,人人自危。伯胥接着说:“庞飞虎刚愎自用,不听忠言,藏龙谷本欲归附,他却贪得无厌,要抢占藏龙谷,让我等来送死,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伯胥无能已投靠藏龙谷,希望众位兄弟能放下兵器,不要做无谓的牺牲。谁愿意留下的,咱依然是兄弟,谁还想回飞虎寨的,那就请回。”一时间两千精兵或走或留已去之大半,仅留五百余人。

     返回的人中暗藏藏龙谷士兵,约好三更举火为号,里应外合拿下飞虎寨。计谋已定,椤顼又安排小三太甲带人去守住飞虎寨通往枯叶城的道路,以防庞飞虎逃脱,接着让公孙旦等人厉兵秣马就等着夜幕时分杀奔飞虎寨。

     “报”飞虎寨书房外一名喽喽气喘吁吁的跑来。“何事?”庞飞虎看着眼前小卒问道。小卒将藏龙谷中伯胥投敌,人马归降等等说出。庞飞虎大怒,将身边桌子一把拍散说:“传令,点两千精锐随老子杀向藏龙谷。”

     藏龙谷中,众人摩拳擦掌,杀意腾腾。椤顼站在远处,面露得色对伯胥说:“先生,你看我们藏龙谷众兄弟如何?”“呵呵呵,所谓强将手下无弱兵。开始听说几月前来此的多是酒囊饭袋,现在也颇有点精兵的样子。真不知道西城那边怎么会把那几位放在胡谊手下的。”“那先生觉得此番拿下飞虎寨胜算几何?”“胜算?”伯胥摇着折扇笑道:“若如此就想拿下飞虎寨,可有点痴人说梦了。”椤顼笑容凝固,看着伯胥。“如果庞飞虎此时率众杀来,你如何应对?”“当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飞虎寨人口过万,能战之人八千,除去老弱敢战者五千,五千中又有亡命之徒,敢死战者三千,留一千守寨,两千应敌。”看到椤顼脸色越来越难看,伯胥笑道:“为何西城王留着飞虎寨,其中固然有飞虎寨打通的关系,更有飞虎寨的实力在。这西城一府八十郡,过去曾跟飞虎寨交过手的那一郡可都没有占到便宜。”“那既然飞虎寨实力如此强劲,西城王怎么放着不管呢?”“放在过去谁敢立山头,飞虎寨也不过成立三四十年而已。都知道这任西城王庸弱怕事,他就想着有那四座卫郡,加上王府亲军,可以过个富家翁的日子而已。”

     “先生还是教我如何破敌吧。”椤顼觉得扯得远了,赶紧把话头扯回来。“不出所料的话,现在庞飞虎应该在杀来的路上了,盘龙谷距离飞虎寨区区五十里地,离开的士卒必已到了,以庞飞虎的性子,肯定马上点兵杀来,傍晚时候必到。”“啊,那我速速点兵迎战吧。”“不急。”“不急?”椤顼都急的冒火了,这位爷还说不急。

     “先生教我。”无可奈何椤顼不再像开始那般骄狂。“他盛怒杀来,锐气正足,我们只有一千五百能战之人,可分三路,一路八百人在十里之外迎敌,触之即退,退三里再战,再退。一路五百人在五里外迎敌,先战而后佯败。留两百精锐在两里外迎敌,合前两路。到时候是战是守就看你的了。”

     其实伯胥的最终方案是在两里外且战且退,缠住对方,等到夜里,再出奇兵偷袭飞虎寨。但是他没有说,藏龙谷如果一触即溃,说了等于没说。椤顼能挫败庞飞虎气势汹汹的两千精兵吗?在他看来有些异想天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