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急匆匆遣将血斗,阴恻恻虎欺豪雄
    椤顼展开地图,让人火速叫了公孙旦等人过来,正在商议应对之策,就听门外大声传来一个“报”字,探子滚落下马,慌张进帐说:“椤顼大哥,三十里外发现飞虎寨大队人马杀来。”“乐辽,养叔,你二人速速挑选善走善射兵卒八百与十里外迎敌,记住不可陷阵,但以弓箭射之,后速退三里,列阵仍依前法。五里外有人接应。速去。”椤顼不再犹豫,匆匆调兵遣将。“石梁,狼松,狼柏,高阳,太甲,你们领五百人速去五里外,尽量多设路障,而后埋伏,能战则战,不能战也要尽量骚扰对方,若战不可陷阵,佯败即可。两里外有人接应。”椤顼看着余下几人,说:“先生,劳烦您留在谷中照顾老弱了。”“应该的”伯胥拱拱手,说完离开。

     看着伯胥的背影,椤顼暗自叹了口气。如果伯胥一开始说出庞飞虎要来攻打,也不至于这般匆忙应对。都已经当着飞虎寨喽喽的面说投靠藏龙谷了,为何还要这般。椤顼心中气闷,看着不远处两百列阵兵将战意熊熊,心中稍定。

     “报。敌军离我十里。第一路与其交锋。”“报,敌军离我七里,第一路与其交锋。”“报,敌军离我五里,被路障所阻。”“可有交锋?”“未见!”探子不断传递前方战况,椤顼心中像是不断被堆叠巨石,压的喘不过气来,双手握紧魔蛟,神情阴冷。这一战若是输了,报仇的希望将遥不可期,自己说不定还要死在这里。想到夏腾临走时转告自己母亲说的那四个字,心中更是刺痛不已。

     此时五里外的庞飞虎正哈哈大笑:“椤顼小儿竟想凭此阻我,哈哈哈,弟兄们加把劲。等我们杀到藏龙谷,酒肉管够。我想那谷中女人也有不少。”“哈哈哈,大王威武。”一个小卒大笑拍着庞飞虎的马屁。只听“嗖”的一声,这名小卒额头插了一根羽箭,接着只听弓弦嘣响,漫天羽箭从林中飞出。刹时便有几百喽喽中箭倒地。“他妈的可恶。”庞飞虎挑飞迎面而来的羽箭,骂道:“无胆小儿出来一战。”

     庞飞虎不能不怒,到这之前遭遇的谷中兵卒,也是这般迎头几波箭雨,快要杀到时,转身就跑,追了三里又是几波箭雨,虽然杀敌上百,自己这边死伤却已经有六七百人,现在又来。转眼就是几百人死伤。“杀,给我杀上去。妈的。”庞飞虎大叫一声,怒目圆睁,手提大环刀,纵马杀进林中,逢人便是一刀剁成两半。不多时四周围残尸纵横,已经被庞飞虎斩杀十几号人。

     “给我死。”庞飞虎大吼一声,举刀劈向一名持弓小卒。突然坐下黑马一声哀鸣,连着庞飞虎一起摔倒在地。庞飞虎回头看去,原来有两员骁将斩断马腿,正挥刀杀来。“锵锵”本能地横刀在前,挡住了二人杀招。

     “哪来的无名小儿,偷袭你家爷爷。”庞飞虎躲过双刀,顺势一滚,站起来骂道。狼松兄弟二人并不答话,蹂身杀去,刀光如电气势如雷。庞飞虎侧身扎马,左手握拳冲天,右手环刀点地,闪过一刀,而后提刀劈中狼松刀身,接着右脚点地飞起左腿提着环刀,逆时针转起。从狼松两人杀来,到庞飞虎化解反攻,仅仅一息时间,反应之快,以致狼松二人来不及变招,就见刀光腿影已在眼前。狼松抬肘接了这千钧腿影,“嘭”一声,被击出五米。狼柏后仰仍是慢了些许,刀光闪过只觉得脖颈微凉,几缕黑发随风而去,脖子上更有微微一道血痕。翻身后退到狼松身边,用手摸了摸脖子,心中恐惧不已,要是再慢上一点点,命就交代在这了。

     “狼松兄弟快退。”石梁,太甲等人一边放箭骚扰庞飞虎,一边大声喊着二人。

     “奶奶的。”看着退走的众人,庞飞虎怒骂一声,回到飞虎寨队伍中。“损伤几何?”庞飞虎问。“死两百,伤五百。”“什么?妈的,能打的还有多少个。”“遇敌三次,死三百五十人,受伤无法战斗的四百人,还有一千两百多能打的。”庞飞虎一刀砍翻回报喽喽说:“马上杀过去。藏龙谷总共也只有一千多人,都是些乌合之众。遇敌之后只管向前杀,杀一人赏银五十两,再加一个女人。”听了庞飞虎的话,下面这些个兴奋的嗷嗷大叫,蠢蠢欲动。

     椤顼等人看着前方奔涌杀来的飞虎寨兵马,又看看左右弓弩手。“再等等。”椤顼暗道。渐渐的黑影变得清晰,喊杀声更加震耳。八百米,五百米。“放箭!”松开紧握的拳头,手心的汗在风中慢慢蒸发。

     这是他的第一战,不管是拢聚这些青年才俊的心,还是伯胥的试探,他都不能输。还有三百米,双方飞箭你来我往,不断有人倒下。椤顼缓缓抽出魔蛟,只有一百多米的距离了,飞虎寨那边不断抛出长矛,尖锐的破空声后是一声声哀嚎。身边两百精锐神情肃穆,看着前面两路回来的人不断倒下。害怕、恐慌、再到现在的麻木。逃,能逃到哪里去?后面就是藏龙谷,就算退回去能守得住飞虎寨不要命的攻打吗?就算逃过西山,逃过飞虎寨的追杀,然后呢?天下已乱,到哪里都逃不掉被抓去打仗的命运,那就死战吧!还有五十米,椤顼举起魔蛟冲了过去。“杀”身边的公孙旦,苗翠山,蒙元,文起,身后的两百人跟着杀了上去。

     “哈哈哈,”庞飞虎看着狼松等人大笑,“手下败将,又来受死吗?”“狼松,狼柏,高阳你们去杀那些头目,庞飞虎交给我们!”石梁带着太甲,乐辽,养叔与其缠斗。随着时间推移,战斗进入白热化,一方是亡命徒,一方是没有退路,你一刀我一刀,就这么一命换一命。

     兵法云:置之死地而后生。但是对于盘龙谷来说,置之死地也是死。因为盘龙谷这一千多号人太杂,在西城那边连杂牌军都算不上,就是一群酒囊饭袋,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操练,时间还是太短了。飞虎寨留下的那几百人呢?为何留下,就是因为心中血性不够,不愿过刀头舔血的草莽生活,才想留在藏龙谷过日子。

     “秦老,劳烦你去谷中收些酒肉,粮米,财帛放在谷口吧。”太阳下山已经一个时辰了,椤顼等人还没有回来,喊杀声也小了很多,他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希望庞飞虎杀来,看到谷口的财物能消减些怒气。伯胥有些黯然,后悔投靠藏龙谷,还是后悔没有早点提醒椤顼,没人知道。

     战场上已经杀了不知道多久的椤顼满身是血,藏龙谷兵将已有溃散迹象。此战就这样败了吗?挥刀砍翻一名小卒,扭头看见庞飞虎跟石梁四人的战圈。石梁四人都已负伤在身,太甲更是被断去一条左臂,现在狼松狼柏也加入战团,然而庞飞虎却越斗越勇。

     “不好”见庞飞虎一脚踢飞狼松,转身一跃,劈头一刀砍向正在后退的太甲。椤顼甩出手中魔蛟,击中庞飞虎的环刀,快步冲去。“你就是椤顼?他们的大哥?”“正是。”椤顼捡起魔蛟盯着庞飞虎。“哈哈哈,椤顼小儿你看看左右。”

     盘龙谷现在只剩下五百多人被飞虎寨兵卒围住。庞飞虎只是下令围住却没有再去厮杀,累了?怕了?本以为可摧枯拉朽般拿下藏龙谷,没想到自己两千人,还没到藏龙谷就只剩下不到一千人。特别是那几个青年杀敌之猛,武力之高,再杀下去,怕是自己剩不下多少人了。

     “椤顼小儿,可敢与我一战。”庞飞虎阴恻恻的说:“你若胜,老子既往不咎,收下你这小弟。若是老子赢了,你就滚出西山地界。”说完盯着椤顼。看你敢不敢战,不敢威望无存,也没脸在藏龙谷待着,敢战,老子还宰不了你?

     公孙旦等人都面无表情的看着椤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石角走到椤顼身边轻声说:“大哥,要不咱退吧。”“往哪退?被围不说,就庞飞虎那句话,我今天不战也得战了。”“....”石角沉默片刻又说:“他那环刀挺重,应该有三四十斤,一身本领更是刚猛。刚才虽然被几人围杀,却没被伤到,大哥你去无疑是送死啊。”“不成功便成仁,你们做好准备,若能退回藏龙谷,可奉公孙旦主事。”说完椤顼走出两步对着庞飞虎说:“久闻庞寨主威名,一身刀法更是出神入化。今日椤顼请教。”说完侧身扎马,起手刀式便是西城王府军中常见的雷霆刀法。“好。老子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真正的刀法。”说完一刀劈了上来。

     这一刀看似平常自上往下的一劈,其中力道之强,只有庞飞虎自己清楚。他全力一劈,只要椤顼接不住漏出破绽,不出十招就能结果了他。

     “来的好。”椤顼看着刀光闪烁,刀声锐利尖鸣的一刀。“当”手中魔蛟刚刚举起,便是一声暴响。接着椤顼连退十步,虎口裂开,手中魔蛟颤动,差点就要握不住。

     没想到庞飞虎看似轻描淡写的一刀,竟然如此快,如此重。不及多想,庞飞虎又是这样的一刀杀来。不能硬接这一刀了,椤顼心想,再接怕是手中魔蛟要被震的脱手了。

     双脚快速移动,将身影闪到左边,哪知本要劈下的一刀却已经改变方向朝着自己的脖颈抹来。原来庞飞虎算定椤顼不敢再接这一刀,所以虚晃一刀,看他移动,杀招才使出来。再退,椤顼脚步不停连退三步,庞飞虎双脚落地,手中环刀不停,在正对椤顼时突然向前直刺而来,这便是连环刀法的妙处,刀刀连环,如果不能破掉一刀,剩下的就是绵绵不绝的刀影。

     看着刺来的刀锋,椤顼再闪,双脚用力猛地跃起,手中魔蛟点在环刀刀尖,借力翻身从庞飞虎头顶飞过,眼看就要躲过这一刀,就等落地后展开雷霆刀法,却见庞飞虎身体微微向左后仰,右臂猛地挥出。椤顼此刻头下脚上,无处借力,面对这刚猛一刀,避无可避,只能提刀挡在身前。“当”声音响处,椤顼已被劈飞十几米远。

     “噗”一口鲜血喷出,庞飞虎那一刀力道太猛,在双刀接触的刹那,环刀便推着魔蛟朝着椤顼面门撞来,还好椤顼反应够快,侧头抬臂,用左臂抵住魔蛟,牵引着力道撞上左肩。这一连串的动作,在电光火石之间一瞬闪过。所以场中众人只听到一声刀响,只看见一道人影坠地。

     “接住了?”庞飞虎看着慢慢站起来的椤顼吃惊不小。他这一刀就算是成名高手也难全身而退,何况这个毛头小子,但他就是接住了。“不错,就凭你刚才接我三刀,也证明你确实有点本事,不过若是仅有这些,嘿嘿”庞飞虎阴笑着又说:“那你就给老子留下吧。”说完缓缓提刀走来。

     椤顼看着石角等人微微摇头,制止他们上前。心想:今天怕是交代在这里了。身受内伤吐血,左臂骨折,一身本事废去五成,就算十CD不一定能拿下庞飞虎,何况现在。

     可谓是:英雄下山遇猛虎,蛟龙出海遭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