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包活
    南安村内有一户村内的首富,算是村里最有钱的一位,家中盖的是三合院,东西北房全都是二层楼。

     朝南的大门,被红油漆刷过几遍后,看上去特别的喜庆,是全村最大的门,也是最贵的门。

     孙生二早几年前是开煤矿的,手中攒了不少钱。这段时间也不知道是听谁说的三合院不太吉利,硬是把全村最贵的自家大门给拆掉了,要把院子加盖成四合院。

     程有才是南岸村众多包工头中的一位,他的手下有六七个工人跟着他干。最主要的是程有才在村里的口碑还不错,很老实的一个人,所以村子首富孙生二把盖房的活交给了他。

     程有才刚刚步入三十岁的年龄,一天在村里盖房风吹日晒的,脸上和身上皮肤晒的黝黑,身上永远都是穿着沾满石灰泥点的脏衣服,使他看上去犹如五十多岁的年纪。

     他能当了工头是因为他初中毕业了,手下的几个人小学都没上完,结工钱的时候总是结算不清楚,所以就推选他当了包工头,只要把每次的工钱算对就可以。

     程有才确实是有一点文化的,在初中毕业后还在外面城市漂泊了几年,打了几年零工,后来是上了二十岁,被家人逼的和现任妻子范大红成了亲。

     为了生计他跟着村里的盖房师傅当学徒,当了五年的小工才出去自己找人开始单干,开始了自己找活干,期间换了好几波工人,最后他不得不加入别的团队,不过现在他已经成了这个团队的领导了。

     像以往任何一个人从农村到了城市会有很多自己的梦想,自从回到老家相亲到结婚用了不到三个月就完成了,程有才根本不喜欢妻子范大红,但年龄到了结婚的年龄,时间一长有了孩子之后,他更是不敢去有刚去大城市中的梦想了,只能在电视剧中看一看大城市中的变化。

     渐渐的他随着年龄的增长,已经知道脚踏实地的干活养家了,毕竟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孩子。

     孙生二家中的三合院还是正常住人,只是把南墙和大门给拆掉了。

     拆掉的南墙大门处已经盖好了一层红砖房屋了,再盖上一层就和东西房接上了。

     原来的三合院是青砖所盖,已经好多年了,现在这几年不产青砖了,只有浅红色发黄的砖块。

     程有才身边的另一位工人老郑,看上去比他还要邋遢,黑衣黑裤上面沾满了石灰,衣服都已经发硬了,像一副铠甲似得。

     不过老郑的年龄要比程有才大很多,他们二人是干活的主力,两个人站在房顶上各自一手拿着砌刀,另一只手拿一块红砖继续往房顶上砌墙。下面的几个工人,有搅拌石灰的,有给程有才递砖的。

     递砖更恰当的用词应该是扔砖,在村里盖房时,有经验的在房顶上用砌刀盖房,有技术含量的在下面把每一块砖头从地面扔给房顶的工头,三米左右的高度,一个弧度向上面抛去,工头准确的就接在手中,然后用搅拌好的石灰把砖块黏在屋顶上,以此累积房屋墙壁慢慢形成。

     程有才就是在屋顶上要不停的接住下面工人扔上来砖块,一块,一块的红砖自地面扔上来,程有才都准确无误的接在手中,好几年了除了刚开始学的时候失手过,后来再也没有失手过,因为一旦失手下面的人来不及躲避的话,很有可能被砸到头破血流,试想下一块三米高的砖块掉落在人的脑袋上,说不定就砸死了,就算不是砸到脑袋上,砸到身体别处也好不到哪去。

     又是一块红砖抛了上来,程有才只觉得眼前突然模糊了一下,左手刚伸出去,砖块没有被他准确无误的接在手中,只是手指头碰到了砖头的一角,他立刻感到手指头一阵痛感,把手匆忙缩了回来,只见指甲盖内的黑泥污垢渗出一丝褐色的血,在长满老茧脏兮兮的手上都看不出来是血的颜色。而那块红色的砖块也随着地球吸引力掉了下去,幸亏下面的工人躲避及时,侥幸躲过一劫。

     房屋下面的工人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穿着一身绿色的迷彩服,衣服被水洗的看上去都快成透明丝状物了,膝盖和胳膊肘处都补着一块补丁。

     砖头砸在了这个小伙子的脚趾头上,幸运的是没有砸到脑袋上,但脚趾头被砸到也不好受,疼的青年小伙子哇哇大叫,也不管房顶上面的程有才是不是他的领导,冲着上面就破口大骂道:“老程头,你他娘的是不是眼瞎啦。”

     小伙子叫骂着的同时,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慌忙把鞋和袜子脱掉,脚趾头上面已经起了一个褐色的大血泡,心中难以忍受的又冲上面叫道:“尼玛的,我要休息,工资还得照开。”

     这时旁边的几个工人笑嘻嘻的说着风凉话。

     “这老程也有接不住的时候啊。”

     屋顶上的老郑这时冲这下面叫道:“行了,别乱叫了,你这砸一下算个啥,我以前干活时手指头都被砖头砸掉了,还不是继续干呢。你个小兔崽子球事没有,一天净想着好事。”

     老郑和程有才属于是平级的,他年龄不但比程有才大,经验也比程有才多,主要是工龄就比程有才多个好几年。他们两个人包活拿的工资是一样的,两个人联手接活给下面的人发工资,现在下面的工人要休息工资还要照拿不误,他当然也不愿意了。

     程有才手指头抽搐的疼痛让他的脑袋有些发晕,脚下面踩着竹竿拼接在一起的竹板,圆筒状的竹竿让程有才脚下一滑,眼看整个身体就要跌落下去,从三米的高度摔下去,死是死不了,但落个残疾就不好说了。

     身旁的老郑这时眼疾手快,急忙伸手一把抓住程有才的胳膊,程有才这才算是站稳了。

     “有才,你这两天家里是不是有事啊?”老郑问道。“总是见你迷迷糊糊的,你这干活可不能马虎,这在房顶上摔下去,十天半月你可就别想站起来了。”

     地面上的几个工人都停止干活,蹲在一旁抽烟聊天,他们巴不得能休息一会呢,毕竟他们都是按照天数算工资呢。

     他们年龄都是二十多岁,能找机会偷懒便绝不会放过,看到房顶上的工头精神状态不太好,就立刻停工了,等着工头叫他们再开干。

     老郑也是从他们那个年龄过来的,当年他当小工的时候,每天都想着偷懒,后来成家了,自然就有重担压在身上,逼的他不得不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早一天干完活,早一天拿到工钱。所以老郑看了一眼身下的几个工人不干活,也没说什么。

     倒是身旁的搭档程有才这两天他就发现不太对劲,干活总是有气无力心不在焉的,没有了平时的干劲。

     程有才也不管指甲盖内的污垢,看到食指头渗点血出来后,他嘴对着指头就吮吸了几下,眉头皱了皱,抽出手指头,指甲盖内的污垢似乎都被吸进嘴中一些。

     “哎!”程有才叹了口气后蹲下身体。

     “怎么?家里出啥事了?还是又和大红吵架了?”老郑猜测着。“还是你妈和大红吵架了?”

     程有才刚结婚的时候,因为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范大红,所以结婚的头一年看老婆哪里都不顺眼,第二年有了孩子这才好点了。

     程有才的妈却不满意了,自从儿媳妇范大红生了孩子之后,和儿子关系也好了,但家里什么活都不干了,每天就是把自己打扮的利利索索,然后出去串门。

     家中的这些琐事程有才也就和身边这几个工人说过,每次干完一家活,领上工钱就去喝酒,一喝多就说秃噜嘴了。

     “哎!!”程有才又是继续叹气。

     看到程有才这副孬种样,老郑有点着急了,拍了一下程有才的后背,叫道:“你这兔崽子光叹气有个屁用啊,你倒是说出来让我给你想想办法。”

     程有才张嘴又嘬了几下手指头,见不流血了,他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包香烟,里面还剩下三根,他抽出一根给了身边的老郑。

     “也不是啥大事,就是晚上睡不着觉。”程有才说着把叼在嘴上,在另一个口袋里面摸打火机。

     “去你娘的,看你个怂样子,我还以为你媳妇和你妈又闹呢。”

     老郑边说边松了一口气,他掏出火柴擦着火先给程有才点上,再给自己点上,猛吸了一口,吐出白烟后,眯着眼睛继续说道:“不就睡个觉么,又不是啥大事。”

     “哎!”程有才又叹了口气,道:“你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