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铁头猿来
    汽车飞驰。

     刚刚天黑,借着朦胧月色,一辆厢型货车车在山道上盘旋。

     胖子突然开口:“诶,老徐,这是你入门第几次爬架了?”爬架是门内术语,就是出活。

     “不知道,怎么的也得六七次了吧。”我叼着一根红双喜,手里摆弄着枪,心不在焉的回复道。

     “你可真行,进门两年爬的架快赶上我进门四年的数了!”胖子手里把玩着一支七七黑星。

     “你和我们能比吗,好吃懒做跟猪八戒似的,你看看人家,那才叫老炮儿!”我朝正在昏昏欲睡的黄老头努了努嘴。

     车继续在山道上盘旋,但是车速明显慢了下来。

     “胖爷,涛爷,铁公,快到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从驾驶舱传来。开车的是石头,我们管他叫屎头,挺有本事的一个桌角。

     副驾驶上是大金刚,身材和名字完全不符,瘦瘦小小,据说会缩骨功,是个新泥鳅,第一次和我们爬架。两个人都是我的人。

     说着话,车停在了山脚,没路了。

     “三位爷,下车吧!这段只能自个走了,车进不去。”屎头略带歉意。

     “小哥俩,走吧,看来得有一段了。”黄老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冲我们说道。

     三人跳下车厢,我提着拐杖,胖子忙着把七七黑星塞进裤裆里,黄老头手里把玩着一对金属健身球。屎头和大金刚连忙过来背行李拿家伙。

     一行人跌跌撞撞走了一段,我开口道:“咱就在这扎营吧,月黑风高不好走路,歇一晚,弄点东西吃吧。”黄老头点点头表示同意,胖子听见吃饭就跟饿狗似的点头摇尾巴,自个拿出无烟炉开始点火,深山老林,野味有的是,也远离人烟,我让胖子去打几只野味来打打牙祭,胖子拎上一只双管猎枪就去了。

     吃过东西,一夜无事。

     第二天一大清早,我们一行五人收拾行李准备出发,确切的说,是屎头和大金刚收拾行李,我们站在一旁抽着烟准备出发。

     清晨山里雾气浓重,特别是在湖南的深山当中,走了没多远衣服就都湿了。

     前面是一个一字形的峡谷,很窄,勉强够两个人并肩通过,如果背上行李拿上家伙只够一个人过。一行五人勉强拥挤着在峡谷中前行,屎头拿着一把苗刀开路,胖子第二,我紧随胖子,身后是黄老头,大金刚殿后。

     “老徐别闹了。”胖子突然开口道.

     “谁跟你闹了。”我回道。

     胖子手伸了过来,手上是一块动物皮,是猴子皮,杵在我跟前都闻见猴骚味了,血淋淋的冒着热气。“你说这是不是你丫的擦汗手巾!”他似乎根本没有看刚刚摔在他脑袋上的是什么,仅仅凭触觉判断。

     “你看看是谁的擦汗手巾。”我回道。

     “妈了妈我的姥姥!这什么玩意这是!”胖子一回头吓得蹦起老高,一把把猴皮摔开,正好摔在了大金刚脑袋上。

     “谢胖爷赏手巾擦汗。”他似乎也没发现脑袋上顶着什么,还拿起来准备擦汗。

     不一会,又一声惨叫响起。胖子还在那笑话大金刚呢,我开口道“别闹,这个地方有问题,你们不觉得有蹊跷吗?”

     “没有啊,有什么奇怪?诶,大金刚,你怎么不擦汗了?纯天然!趁热啊。”胖子还在打屁。

     “操,那你告诉我这皮哪来的?”我低声喝到。

     “指不定哪的猴子给狼吃了,皮挂树上整好掉下来拽到老子头上了。”胖子看我严肃起来也不打屁了,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

     “你家狼能逮住猴子啊?”

     “指不定是一残疾猴子。”

     “那你家狼吃残疾猴子还带剥皮的?”

     “......”胖子语塞

     “可能老狼成精,嫌猴子皮骚气呢。”大金刚一脸正经的搭茬。

     “去去去,哪有你说话的份。”胖子说道。

     “不过是有点奇怪的哈,老徐,你怎么看?”胖子也意识到了不对。

     我拿过猴子皮看了看,皮是被撕下来的,不是咬下来的,可能是有人故意的,但是目的不明。但皮下组织有明显的犬齿啃咬痕迹,真是一点不糟践,皮都没忘嘬一嘬,看痕迹应该是动物,一般的动物没有体力与技巧捕猎猴子,也不会有足够智慧学习剥皮还有不浪费食物,应该是灵长类动物,但猴子第一不会捕猎,第二肉食猴子很少,第三没有力量捕猎同类,应该是猿类。

     “是猿类,扔皮是警告我们,不要进入族群领地。”我开口。

     “徐侦探神了,又给咱分析出来了,那这是什么猿干的。”胖子开口道。

     “不知道,可以判断是猿类,但不知道是什么种类。”我摇头。

     “铁头猿。”许久不开口的黄老头说道。

     “铁头猿是什么玩意,动物世界里也没放过啊?”胖子又开始不正经。

     “铁头猿,中国土生土长的猿类,极为稀少,分布于湖南深山中,明初绝迹,此獠聪慧异常,生性残暴,食肉,曾有铁头猿袭击山中商队杀死数十人的记载。最大者身高与人无异,其头坚硬无比,常用头部砸开猎物骨骼吸食脑髓骨髓。”黄老头像背书似的背出了这一段。

     “明朝就没了你怎么知道的?”胖子有些不信。

     “《四海异兽珍禽录》!听过没有!看过没有!”黄老头有些生气。

     “什么鸟书,谁写的!”

     “当代奇人胡鹰!那可是大家中的大家!”

     胖子被唬住了,还在那想“胡鹰”是谁,我看不下去了,凑上前和胖子耳语道:“胡鹰就是老小子的笔名,那本书就是他的!”

     其实黄老头很平易近人,跟老小孩似的,不说话有两个原因,第一是给这次新来的伙计上上眼药,,第二就是老头生性好玩,说白了就是装X。

     胖子听了骂骂咧咧的咒黄老头不是人,自己还想攀上这奇人的一本亲呢。我在一旁偷笑,虽然这本书是黄老头自己写的,但老头的东西没有假的,包括学问,玩笑归玩笑,该正色的时候也是有本事的。不像胖子似的,三棍子打不出一个正经屁。

     “对了,胖子,海涛说的有一点不对,扔新鲜猎物的皮不是警告,是标记下一个猎物。”黄老头突然开口道。

     “什么玩意,标记猎物,你以为是狗呢,还标......操,什么玩意,意思是老子被畜生盯上了!”胖子突然反应过来。

     我闻言赶紧招呼屎头大金刚举枪警戒。

     “凭什么是胖爷我呀?”

     “因为你肥!”我不耐烦的回道。

     “不用,现在是正晌午时分,这些畜生不会出来的,只要我们在晌午走出一字峡应该就没事了。”黄老头说道。

     “万一谁饿了想破个例出来找点零食呢?”胖子有些紧张。

     “你不是零食,你那是大餐!”我随口回应了一句。

     “那要是晌午走不完呢?”胖子不依不饶。

     “那你就死这吧,不关我们的事了。”黄老头说道。

     “怎么不关你们的事,时候一过猴子就来了!”胖子不满。

     “是铁头猿,不是猴子。”大金刚小心翼翼的搭茬。

     “去你的,有你说话的份吗!”胖子又开始教训大金刚了。

     “胖爷,你被标记了我们可没有啊,到时候畜生来了不会管我们的。”屎头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补刀。

     “屎头,你丫......”胖子还没说完,我便推了他一把:“快走啊,走不出去你就死这儿了!还这么多废话。”我也强忍笑逗他。

     胖子闻言连忙推着屎头往前走,还不知道从哪摸了个脸盆扣脑袋上。

     刚走没几步,一声尖啸从远处崖壁上传来,我一看表,坏了,刚刚磨磨蹭蹭耽误了不少功夫,来不及了。远处崖壁上隐隐约约几个东西荡来荡去,眨眼便上前来了,定睛一看,哪里是几个,足足数百个在朝我们赶来,后面源源不断还有过来的。

     “上家伙,准备撞雷!”我连忙开口准备开火,屎头手脚快,从大衣里抻出两支零五微冲就率先瞄准开火。我连忙举起一支格鲁吉亚AK帮衬着屎头,胖子也连忙举起一支九八霰弹,让屎头蹲下,一枪扫落了一大片。黄老头背着手看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大金刚因为前面人太多,不敢开枪,攥着一把土造在后面警戒。

     渐渐的,我发现情况不对,越打越多,虽然距离没有再缩了,但是前面堵着的铁头猿越来越多,地上的尸体却不多。“娘的,这铁头猿的脑袋连子弹都防得住,邪乎了吧!”胖子也察觉到了。我一拍脑袋,喊道:“别冲脑袋打,打肚子!”

     马上效率蹭蹭的往上涨,地上打死的越来越多,但是后面还是有前仆后继的过来。

     “黄老头,想想办法,这样下去根本顶不住,总不能把胖子扔出去吧!”我回头喊道。

     “这......你们让开!”黄老头也有些慌了,看来无计可施了。情急之下也从怀里掏出一大把钢针,准备加入战团,我一看连忙招呼大家蹲下,刚蹲下,头上天女散花一般飞出无数钢针,猿群马上被扫空一大片。还没等我们高兴,后面的又补上了。

     眼看着越来越多,胖子一咬牙:“我出去!”说着就要往外闯。我一看这哪成,准备上前拉住胖子。脚下一滑,结果我整个人都撞向了胖子,结结实实地撞向岩壁上密密麻麻的藤蔓,我心想:“胖子,对不住了,临了临了还让你撞个满脸开花。”

     哪知胖子用手一挡,不知触发了什么玩意,喀拉一声,打开一个门洞,我们俩滚作一团地进了门洞,随即门洞便合得严严实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