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异变3
    不得不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托词,这样一来,校花的所作所为就理所当然了,把所有的锅都甩给了方子倩,自己成了救苦救难的大好人。

     方子倩又惊又气,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她手下那群喽啰倒都敢怒不敢言,栗烟轻蔑了扫了他们一眼,也懒得再说什么,随意摆了摆手让他们滚,一帮混子不敢再耽搁,拖着死不瞑目的方子倩就没了踪影。

     方子倩又看了看已经人山人海的观众,阴着脸大喝道:“都给我听好了,以后杨莹莹就是我朋友,以后要是让我知道谁敢惹她,我保证他比方子倩还惨!”

     众人听了,又是一阵低低的沸腾声,其中一个胆大的男生终于受不了问出了声:

     “老..老大,就算方子倩触犯了您,您收拾也就收拾了,为啥要对她这么好啊…”

     笑话,栗烟是什么人,整个混子大学的老大,那能是善男信女?在他们看来,方子倩不知轻重冒犯栗烟,自然得给出教训,也是为了坚定自己的威严,可是,我好像一直都是个局外人啊,拿救我当幌子而已,栗烟这么认真就不科学了吧,而且刚才他们可是亲眼所见栗烟半蹲着跟我平视着说话,而且还不敢轻易起来,这实在是太不科学了,要不是一直碍于校花威压不敢乱动出声,恐怕现在整个学校都已经炸了锅。

     “来者是客,人家一来就在我的场子上出事,是我照顾不周,我不该负责任?”栗烟一句轻飘飘的反问众人惊得目瞪口呆,妈呀,这还是我们的老大吗?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滚,不用上课了?”栗烟看着他们还在那大眼瞪小眼,翻了个白眼冲他们没好气的大骂道,人群这才顾盼湿身的陆续散去,看他们那神态,估计这件事很快就会成为这所最不缺怪事大事的野鸡大学最具轰动的新闻,并永垂青史。

     “放心,以后在这学校里再也没人欺负你了!”陈燠夕凑过来勾着我的肩膀笑嘻嘻的说道。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满腹疑惑的问她,看她的样子,肯定知道其中的原因,这让我更好奇了。

     “栗姐姐良心发现了呗…”她冲我挤了挤眼,又冲着栗烟扬了扬下吧,:“对吧?”

     栗烟有些尴尬的笑了笑,人却是不敢怠慢的走过来,微微屈膝,道:“对,以前是我不好,二位,千万别往心里去…”

     “没事,今天这不是将功赎罪了吗,而且你都说了,以后把莹莹当朋友,既然如此,那也就是我的朋友,放心,以后,只要你安分守己,大家就都是一家人。”

     她说道最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而栗烟则是如获大赦般的笑了笑,赶紧保证了一番,这两人的双簧戏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完全不懂他们是什么意思,刚想开口询问,栗烟却是一拍脑袋,不好意思道:“你看我,急着赶过来,都忘了上午还有排练,莹莹,燠夕,你们忙,我得赶快走了…”

     陈燠夕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笑着就跟她招了招手,我还急着想说什么,可是人已经转身走了好几步了,一失去机会,内向的我只好作罢,可是,正当我心中失落之时,一个好听的男声,突然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我扭头一看,我中顿时莫名大喜,来人正是欧阳尘,今天,他穿了一身白色的衬衫配浅蓝色牛仔裤,还是那么简单大方,可是如今在这清亮的晨光中,却是显得青春活力无穷,再配上他那张英气逼人的脸,让我一刹那间触了不知几次电,赶紧的就低下了头。

     脑海中只回荡着他那张焦急似火的脸。

     “你没事吧?”那声音在旁边响起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的微微偏头,见他正抓着陈燠夕的手,脸上满是关切和担忧:“我听说你被人围了,就赶紧赶过来了,你怎么样,没事吧?”

     陈燠夕看着欧阳尘紧张的眸子,摇了摇头:“我没事,是方子倩欺人太甚找我和莹莹麻烦,不过栗烟姐都帮我们摆平了,还把她们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呢,他们以后,再也不敢了!”

     栗烟看到欧阳尘走过来的时候,她也回来了,一双眼睛一直呆愣的盯着他。

     欧阳尘一愣,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栗烟,似乎刚才都没察觉到我们的存在,他尴尬笑了笑,简单打过招呼,不过看向栗烟的时候,他却是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似的突然愣住了。

     他直直的看着栗烟,眼中充满了惊诧,半晌,他才不可思议道:“你帮忙摆平的?”

     欧阳尘身为校中大神一般的人物,又经常外出,对于方子倩,他可能连是谁都不知道,但是校园霸王栗烟他肯定是有所了解的,也一定知道此人是个什么狠角色,平常那都是各种争斗群架的主心骨,可是现在,竟然主动帮助同学,这是怎么了,转性了?

     从一见到欧阳尘,栗烟整个人都惊愣了,她激动地都两眼放光了,直直的看着欧阳尘走过来,可是看到欧阳尘如此紧张陈燠夕,她的脸色猛地变了,像是五雷轰顶般将在原地,脸都紫了,她死死地盯着陈燠夕,目光如刀,现在欧阳尘问她话,她只是恍惚的“嗯”了一声。

     欧阳尘的心都放在放在陈燠夕身上,并没有发现栗烟的异样,栗烟的回答让他惊了惊,不过转念一想,又微微皱眉问我们道:“你们投奔她了?”这是最能想到了可能了,这个方法,虽然某种程度上讲可以让我们在这校园里少受伤害,活的底气足一些,可是他不认为这适合我们这两个纯真少女。

     “我们是来这学校学东西的,又不是来打架的,投奔栗姐干嘛,是她主动帮我们的,也是那方子倩狐假虎威长了实在猖狂到一定程度,栗姐来清理门户,当然了,也不能让我们两个新同学在她的地盘上受委屈不是?”

     欧阳尘张了张嘴,明显还是不相信,但也没有再说什么。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栗烟说话了,声音低沉的可怕,我像她看去,只见她正直直的看着欧阳尘,眼神流转情深,毫不避讳,一眨不眨,有点像书写过无数故事的老夫老妻久别重逢。

     “昨天”欧阳尘礼貌的答道,语气中却有着似乎是根深蒂固的距离感,只是他脸上的神情并没有他的语气那么刚硬,毕竟是她帮了我们嘛。

     “昨天我回来的时候你们都睡了,自然也就没通知大家。”他补充道。

     “那你是怎么认识她的?”栗烟指着陈燠夕,完全没了之前的恭敬,那种熟悉的狰狞也浮现在脸上,她郑重的看着欧阳尘,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

     “学长昨天一时兴起在音乐教室里练歌,我们被你赶出来了,也去音乐教室借宿,就撞见了呗,我还给学长横笛伴奏了一曲,很受学长好评呢。”陈燠夕先声夺人,看着栗烟平静的说道,却听得我猝然一惊,猛地扯了一下她的袖子。

     怎么就把被赶出去的事说漏了,多丢人啊,不过陈燠夕倒是毫不在意,只是意味深长的看着栗烟,勾唇一笑。

     “什么,昨天是你把他们赶出来的?”欧阳尘猛地一惊,也看向了栗烟,脸色不善。

     “我…”她神情复杂的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她不由微微偏头看向气定神闲的陈燠夕,狠狠的剜了一眼。